那可得多心痛

《少年游.感旧》 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都言才子配佳人。早年的周邦彦,心慕青楼的一位名妓,名叫李师师。一日,两个人正你侬我侬,忽闻皇帝驾临。情急之下的周邦彦便躲到了床底下,皇帝推门而入,拿着刚刚进贡来的橙子对师师说:快尝尝这新橙,朕特意带给你。

师师只能招呼皇帝坐下。纤纤玉手,破开新橙。橙汁鲜美甘甜,惹得满屋飘香。床下面的周邦彦听着自己的心上人与别的男人极尽颠鸾倒凤之欢,心里自是苦到了极点。第二日,便填了这首词,送给了师师。师师看后,深觉悲伤,便在皇帝再次驾临的时候,唱给了他听。

一不小心看到这个小故事的时候,不禁心疼周邦彦一秒。向来不读小说的我,自从一个非常喜欢的实习生送了我那本《中国文化的六个向面》后,读到了《蒋兴哥重会珍珠衫》,又读了《聊斋》,不觉地开始对小故事产生了不少喜爱。正如前两天读到那段话所说,自金瓶梅起中国的书才开始描写小老百姓的日子,而这些小故事也恰恰才是最可能在我们身边发生的,当然上面周邦彦和师师的这段,说算,又可以说不算。

不过宋徽宗也是蛮好笑的,听到师师在唱这首的时候,不禁醋意大发甩门而去,这皇帝也是有几分意思的。不如休去,一点无奈,尽数被周美成道了出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