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喝酒归来,发现逸然在我家烤小饼干,两个失恋的人等饼干之际又坐在地上喝起了桂花酿。

聊了很多身边的人和事,包括感情。突然逸然说了个什么,我说说到底了就是没那么爱,然后俩人又一饮而尽。

等逸然拿着烤好的小饼干走了,我躺在床上,突然觉得有些话说错了,毕竟很多事情,看破不说破,对所有人都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