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

周三的夜里,心脏隐隐作痛,一个人早早离开嘈杂的纯K,在出租车上吹着风,又开始讨厌起自己。总希望自己的生活中也可以出现一个像Wendy Rhodes这样的人,把我一点点的撕裂,再拼回来。

而我现在能做到的,就是把自己一点点的撕裂,然后把那些过往,那些片段都丢掉。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记忆力特别好的人,可有些事实,却又不得不低头。

然后,周四就真的被撕裂了,不是被自己,而是被病魔。许久不发高烧,突然一下还是有些爽的,上一次还是一年多以前扁桃体化脓,那时候拿手电照照着看都喉咙都会被吓到。

一个人,窝缩在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的,却还觉得冷。想想身边,真的是,物是人非。恋人,朋友,走和留,辗转与反目。

还是要向前看。

就像梁博《男孩》里唱的那样:“所有遗憾的,都不是未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