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奥特亚罗瓦环游记

俯仰在蓝天白云之下,壮阔的南阿尔卑斯的山川河流尽收眼底的那刻,心下的那些纠结早就不再是纠结了。

大洋洲的土地,似乎从来就不在我想去国家的名单上,尽管自己的足迹已经出现在不少的土地上。也许是机缘巧合,当Sophie小姐问我要不要一起同游新西兰的时候,我似乎没怎么思考的便应允了下来,尽管那时我和她也仅有过一面之缘。定行程时候,也只顾着列出想去的地方,却不知是七日的疲于奔命,2000余公里的环岛公路游。

而这一路,我踩过新西兰最高峰的冰川,睡过世界上最陡的路,吃过湖边最孤独的树,驶过人生中最快的车。第一次在海边的帐篷听海浪声入睡,第一次泡着温泉仰望浩瀚的星空,第一次在绕城电车上吃喝,又第一次凭一己之力穿梭在新西兰壮阔的美景中。一遍遍的惊叹,又一遍遍的惊艳,每一秒都是大片,每一瞬又都感叹自然的伟大和自己的渺小。

8天的新西兰之行,走的是一个环形,也是我一贯旅行的风格。从悉尼飞基督城的飞机,到了基督城已是夜里,索性便住在了离机场最近的Sudima Hotel。运气极佳的我们被升到了行政房,应该是一幢新装修的楼,简约现代,这也促使我们决定7天后离开基督城前再次入住这家酒店。这次新西兰之旅的住宿,除了Airbnb海边帐篷一夜外,清一色在携程上定的,原因有二:第一新西兰B&B尤其多,以至于价格和酒店相差不大,甚至很多价格要高于酒店,又由于我们只有两个人,于是这次我们以酒店为主;第二对比各大订房网站,加上汇率和返现,莫名的携程每一家的价格都是最低的,自然而然就选择了携程。而租车也是同样的,在机场的以AVIS为主的大型主流租车公司车都贵,机场外的本土租车公司基本是他们的一半,自然我们便选了便宜的。又听从网上攻略的建议,天堂镇的路不好走以及新西兰的路出意外的可能性不低,我们选择了RAV4,并买了携程上的中国保险公司的全险,价格也还算公道。事实证明SUV在天堂镇那一段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而全险买了也就是图一个心安罢了。而电话卡,不喜欢心慌的我早早在淘宝上买了70块的2degree的卡,而Sophie则是到了机场在免税店买了25刀Vodafone的卡,一路下来只能说,真的差不多,有信号都有,没信号都没,在我看来真的没很大差。不过对于到了还没卡的朋友们,在机场免税店买还是便宜一点,出去就是29刀一张了。第二日一大早,吃了酒店边上的Coffee Club,我们便去租车公司取车,又顺道去了超市买足了水和零食,便正式开始了征途,背景也就交代至此。

Day 1:Christchruch -> Authur’s Pass 国家公园 -> Hokitaka

从基督城沿着73号公路开,便可以横穿过Authur’s Pass国家公园,从新西兰的最东边一口气穿到最西边,而连接着73号公路的,便是新西兰最著名也是风光最好的6号高速。车驶出基督城不久后,便进入了另一番世界,伴随着的,是一路没有一点的信号。沿着73号公路开,可以看到南岛壮阔的山川,两侧的嶙峋怪石,和牛羊,俨然就是一副荒野大片,伴随着的还有乌压压的黑云和稀稀落落的雨滴。小车行驶在跨越山间的高架桥上,雨时下时停,耀眼的阳光穿越厚厚的云层洒落在公路上,每一眼都让我由心底发出了赞叹。

一路上有很多可以停下来的View Point,走走停停,又总忍不住想拍。晃悠着就穿过了Authur’s Pass,期间还走了一些登高的小路,一番功夫后来到了Hokitaka小镇,也已是傍晚。小镇不大,Airbnb的住家也完全不难找,这是一个我精心挑选的在一家人家后院和海滩中间支的帐篷。帐篷大到可以摆下一整张双人床,还有冰箱,取暖器一应俱全,帐篷外是房东搭的厕所也浴室,整个布局不能更棒。女房东是生在犹他州的美国人,而男主人则是新西兰当地人,两人结婚后两年前在小镇住了下来,都是小镇学校里的老师。听惯了新西兰口音的英文,突然听到纯正的美音,亲切感油然而生。

镇上吃完饭,在海边看了一些镇上的地标,便回到房东后院的海滩,在海边便随着跃动的落日,踩在冰凉的海水打湿的满是泡沫的沙滩上,悠闲舒适的迎接着黑夜的到来。由于身处南半球,又是夏天,天完全黑下来已经是10点钟的事情了,这也使得我们后面每一天都多了很久的时间玩耍。

由于下雨,又临近海边,夜里并没有白昼间温度宜人,甚至还有些寒冷。帐篷里开了取暖器温度还好,回复了一些公司的消息后合伙人突然说一个同事要离职的事儿,弄得我抱着一床被子就冲出了帐篷,裹着被子在帐篷外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试图力挽狂澜,然鹅事与愿违,挂了电话的我在寒冷的夜里有些失落地思考着人生。猛地一抬头,漫天繁星,不禁望出了神。浩瀚星空下,脑中心中的烦恼一瞬间就全放下了,渺小的我在这浩瀚星空下,那些烦恼又是什么呢?伴随着滚滚海浪声,在璀璨的星空下,略有疲倦的我也进入了梦乡…

 

Day 2: Hokitaka -> Franz Josef Glacier(Fox Glacier) -> Wanaka

第二日起来,和房东稍作寒暄,洗漱完毕后,就沿着6号公路进发。同样也来到了新西兰著名的Franz Josef冰川。到了小镇,定了上冰川的直升机,便随着轰鸣声,映入眼帘的是这辈子都难忘的壮阔。山峰的最高处被白色覆盖着,一开始还有一点石色,而再往上,白雪间泛着冰川的浅蓝,浅蓝间又夹杂着奶白。而最上层的冰川,也许是太冷,冻得有些开裂,随着高山的地势绵延下去,往下化成了河,化成了湖,最终在层层叠叠的山间流向浩瀚的大海。而我们的直升机,再着波澜壮阔的白色山巅间,早就缩成一个点。

环游一圈后,直升机停在了一片宽广平整的冰川之上,走下飞机那一刻,穿着短裤的我,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脱掉鞋,光脚踩在冰渣子里,望着一圈壮阔的雪峰,再着新西兰的最高峰,一切是那么地冰冷又真实。一顿乱拍之后,坐上直升机,再次环顾整个冰川,便结束了长达30分钟的新西兰两大冰川之旅。

回到小镇已经四点多了,趁着有点网赶快回复了几百条工作上的消息后,再次奔上了开往Wanaka湖的路,而到了Wanaka,已是夜里,早已没了什么吃的,开的只剩下Subway和酒吧。于是我们两个人决定在酒吧啃Subway,当地小镇的特调和红酒也是出乎意料的好喝,抚慰了我们没吃到好吃的忧伤。

 

Day 3: Wanaka -> Arrow Town -> Queenstown -> Glenorchy -> Paradise -> Queenstown

早起醒来拉开窗帘,靓丽的Wanaka湖一下子就映入眼帘,湖边的Edgewater Hotel果然是名不虚传。镇上吃过早饭后,去Wanaka湖边看著名的孤独的树 That Wanaka Tree。说是孤独的树,实际上就是一棵在湖里得树,也许是由于只有这么一棵,就显得格外的孤独。而我在这里也拍下许多搞怪的照片,比如吃树,甚至一度想走到湖中爬到树上去。还好Sophie小姐极力阻拦,我才打消了跨湖爬树的念头。

看完湖和树,我们来到了另一个著名的景点,迷惑世界。迷惑世界由两部分组成,迷宫和迷惑房间。迷宫就是四个角有四个塔楼,红黄蓝绿。难一点的是你需要按照一个顺序分别走到每一个塔楼,而简单一点的就是你以任何顺序走遍四个塔楼就好了。说难也不难,由于一开始的错误,以及没有太多时间,我们便选择了简单一点的,约莫20分钟左右边完成了。

而接下来的迷惑房间,一开始是一些视觉迷惑的画,就是在不同角度会显现不同的图像,接下来是一个约莫25度倾斜的房间,还有一些会给你带来明显视觉差异的艺术作品等。

看过之后,走出迷惑世界,气不过的我决定把无人机飞起来,从天空中破解了迷宫,造福后人。

从Wanaka到Queenstown的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路上我们还路过了著名的箭镇。作为淘金热而出名的箭镇,曾经有着5000多名华工,也因此有了中国人聚集点,也许也是由于此特别受到中国旅游团的青睐。镇中心在小山上,一排商店,小小的镇子倒是出乎意料的美。稍作休息之后,我们朝着Queenstown进发。

到了南岛最著名的旅游大“市”Queenstown不到6点,我们当即决定不做停留,一路朝着魔戒取景圣地Glenorchy和有着人间天堂之称的Paradise进发。沿着湖边蜿蜒的盘山公路开,如果说以前的每一秒都是大片的话,那这一路的每一秒,就都是超级大片,也不愧是有着人间仙境新西兰之称的最美的部分。盘山沿湖的道路尽头,便是魔戒三部曲和霍比特人大量取景的Glenorchy,而穿过Glenorchy在去往Paradise的路上,便没有平整的公路,而是一条土路。一脚油门开过,车屁股后面扬起的尘土,伴着路旁的树和牛羊,映着略微有点意思的夕阳,甚是美妙。我们开到土路的尽头,是条干涸的河流,也许是新西兰的枯水期,一路上几近干涸的河道倒是看过不少。在天堂镇的尽头,拍了照片,又飞了无人机,看着天色不早了,我们便打道回府。也许是看美景太过兴奋,以至于我不小心把自己的充电宝遗忘在了天堂镇,给本来细致的我带来了一丝不快。

回到皇后镇,我们选择了一家看着非常棒的Fine Dining,一路上追羊追不上,有没怎么吃好的我们,终于吃了一顿好的。不得不说,毕竟是旅游大镇,吃的好到跟一路上那些小地方完全不能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酒足饭饱,漫步在小镇的夜里,也许由于是周五,路上多了很多夜蒲的年轻人,也不由得给小镇带来了许多活力。而我们住的皇冠假日,就在湖边和赌场的对面,游览了一阵便回到酒店休息。

 

Day 4: Queenstown -> Te Anau -> Dunetin

早上在Queenstown稍作游玩,放弃了跳伞蹦极的我,决定去吃一发镇上最有名的Ferg Burger来不给自己留遗憾。不得不说,有名的汉堡店门口早就排起了长龙。

买了汉堡的我决定到美丽的湖边,望着湛蓝的湖水,饕餮掉这独有的美味。伴着湖上1912年的TSS号船的汽笛声,我们顺手沿着湖边走了走,又飞了一发无人机。

离开Queenstown,我们便向峡湾国家公园进发,不过时间有限的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前往Milford Sound,只在峡湾国家公园的边缘处稍作停留,便再一次的横穿南岛向Dunetin进发。

到了Dunetin,我们便去早已看好,有着比肩米其林的餐厅 。然而天不遂人缘,由于这周是新西兰的Graduation Week,小镇比较好的参观早已被悉数定掉,吃不到Fine Dining又饥饿难耐的我们只好去隔壁的韩国日本混合餐厅打发晚餐。而夜里我们住在非常市中心又很不错的Victoria Hotel。

Day 5: Dunetin -> Katiki Point -> Oamaru -> Twizel -> Tekapo -> Twizel

第二天早上起来,便是常规的Dunetin市区游览。作为新西兰曾经的首都,Dunetin算是南岛第二大的城市了。城市的中心是一个八角广场,有着雄伟的市政大厅和教堂。我们先去了离我们非常近的Dunetin火车站,顺道参观了就在隔壁的吉百利巧克力的总部,看到了各种巧克力的制作过程。然后在八角广场稍作参观后,向世界上最陡的路Baldwin Street进发。

不得不说,最陡的路却是难爬,躺在上面都不由得有种要滑下去的趋势。一番挣扎后,我们便一路北上,沿着东岸海边的路朝Katiki灯塔进发。由于新西兰一路都没有怎么吃海鲜,而这一路又是沿海,开出Dunetin不久就来到了之前酒店小哥推荐的一个小渔村的餐厅 。虽然村子不大,但这家小店确实尤其的出名,每天早上自家打来新鲜的鱼,还有好喝到炸的海鲜汤,再一次弥补了我没吃到Dunetin那家餐厅的遗憾。

吃过海鲜,便来到了灯塔。本以为是看灯塔的我们才知道,这里是海鸥和海豹的保护区,成群的海鸥和海豹栖息在海边的岩石上,近在咫尺。看过海豹后,穿过了蒸汽小镇Oamaru,我们一路进发到Tekapo湖边的Twizel。由于观星小镇Tekapo实在是太过火爆,酒店都被定掉的我们只能订到了40分钟车程开外的Twizel。好在酒店还是不错的,酒店门口我们看到了泡温泉观星的Tour,电话询问下还有位子,便定了晚上11点Tekapo小镇的温泉观星之旅,而且还是中文讲解,也是很震惊。

由于Tekapo附近都是冰川湖,以至于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三文鱼的养殖,自然而然晚饭便是好吃的镇上产的三文鱼Pizza,还喝了醇厚的Chocolate Milk啤酒。饭后稍作休息,便赶着夕阳开往Tekapo开始振奋人心的温泉观星之旅。中文团只有我们两人,而讲解的小姑娘,是一个拿了新西兰一年的旅行工作签证来自大连的小姑娘,据她说也是因为喜欢星空,便在Tekapo小镇住下了。

Day 6: Twizel -> Tekapo -> Christchurch -> Lyttelton -> Christchurch

看完星空,又去牧羊人教堂前长曝了很久的我,终于在夜里两点半驱车一路150的狂奔回Twizel,会去一路的死兔子,基本上没500米就能看到一只,死在路边,而且有时候还是一家,真的让我想到那句,兔兔那么可爱……而神乎其技的是,第二天早上,却又一路上一只死兔子都没,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早起退房,驱车去了Tekapo湖边吃了三文鱼,又在牧羊人教堂前盘桓和许久,拍了拍照,吃了著名的日料,开始驱车赶往基督城。一路上的风景又是另一番风味,但越临近基督城,车就越发的多了起来。到了基督城看着时间还早,顺道去隔壁的Lyttelton晃了一圈之后,在市区停下了。本打算去吃著名的Tramway,结果发现到的时候电车开走,也只能作罢。随即打开了大众点评,推荐的O.G.B由于人满可以只能作罢,最后来到摄政街的Twenty Seven Steps,结束了一天的旅程。

Day 7: Christchurch

最后一天,疲于奔命的我也如送了的弦般,少了很多力气。早上还了车的我,只能依靠公共交通完成最后一天的基督城市区的游玩,不过在还车的时候,居然出奇的遇到了一位Babson 99年的校友,也是神奇的不行。酒店旁边的公交车,4刀就把我从机场带到了市中心的Central Station。可以明显的看出,2011的浅表大地震,对于基督城可是致命的影响。市中心地标性的大教堂,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周围的房屋,重建的重建,荒废的荒废,整个市中心,丝毫没有一点点市中心应有的繁华。而纪念地震的艺术性雕塑却散落在市中心的各处,著名的185把椅子,蓝色的雕塑,每一个都记录了基督城人民对于大地震的痛,和未来重建的信心。而接下来,游玩了一圈皇家植物园后,又走回了市中心,在O.G.B喝了一杯吃了点小食压压肚子后,满怀期待的奔向新西兰最后一顿晚饭,著名的Tramway Restaurant。这是一个在有轨电车上的Fine Dining,电车环绕着基督城的中心,吃着美味的食物,再次游览整个基督城,也算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而剩下的夜里,就是packing和第二早凌晨飞机的离开,至此新西兰南岛的8日旅途也画上了句号。正如自己在这篇游记一开始所说,徜徉在波澜壮阔的美景和星空下,之前的心中那些纠结,早已不算什么了,而更多的,是对自然的伟大的感叹和对自己的渺小认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