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少的Effort,装最好的逼

这本来是一篇九月份有一天洗澡的时候一闪而过的想法,结果发现一个月过去了自己也没有开始写。作为一个拖延癌晚期,事儿多到都不知道去做哪儿一件好的时候,随手抓一件来做,那就顺手把这篇写掉吧。

作为一个太阳双子,上升天秤的我,很感激性格给了我天生对于这个世界那无尽的好奇心,也与此同时,对于太多事情的浅尝和缺乏专一性却又让我对自己讨厌至极。但也不知道是国内的人太过浅尝辄止还是真正专精的人太少的缘故,跟我见过聊过的人中,很多人都会因为我什么话题都可以聊而感叹,曾几何时我还因此时时会小尾巴翘上天。然而只有自己心里知道,自己有多虚,那些我看似可以夸夸其谈的领域和知识,也只不过是恰好我知道又有一些稍微深入的了解,再加上对于这个领域框架的熟悉,给人一种我对这个领域了解很多的错觉。

这就如同我刚入校的时候,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在一次喝多的夜里,告诉了我他这么多年保持满绩趴体却从不落的诀窍:其实上课教授那么多的Reading根本没必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读,只需要看个大概,然后在仔细的准备其中的一个观点,加上相对深入的读和想,等到在课堂上讨论的时候,对于这个观点使劲的说,这样不仅全班同学,就连教授都会觉得你读的有很认真的在读书,一下子也就被教授记住,也就脱颖而出了。

换句话说,就是用最少的effort,却装了一个大逼。不需要对整个领域有着深入的了解,只需要对于框架足够的熟悉,又对于某一个细分领域相对比其他人更加了解,就可以一下子让绝大多数人觉得你及其牛逼了。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嘛?还记得有个伟大的人叫盖茨比嘛?

表哥看一眼衣着就能拆穿盖茨比的谎言,那同样,稍微懂行的人再一问,纸糊的逼就戳破了。旁门左道虽多,但大多都是自欺欺人,踏踏实实,找到自己喜欢的,深入研究,又不失兴趣,才是最好的。有时候,贪多,嚼不烂,看着胖,都是虚胖。

就如同那句被说烂的话,好看的皮囊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而在我看来,有趣的灵魂不少,但有趣又对真爱而专精的人,是真的少。

其实这篇文章写到头,实在讽刺自己,鞭策自己罢了。

Horny, Sad and Smart

早上上班,在督工还没有监督的太紧的时候,顺手翻了一把douban,看到Sienna转了一条豆瓣,再说什么样的男子最迷人,Horny, Sad and Smart. 突然想了一下,觉得没毛病。

还记的曾经很多人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姑娘的时候,我说,妖艳贱货。然后她惊了一下,不敢置信。

我解释道,妖艳就是妖艳, 长得好看又会打扮的妖艳;贱,也通见,贱到如我一般,可以斗嘴,又有见地,见多识广,对世界有着足够多的好奇心;货,肚子里有货,脑子里有货,读过足够多的书,想过足够多的事儿。也是和这个Horny, Sad, and Smart有着异曲同工的意味。

迷。

Billions

在捷豹小姐的安利下,我刷完了原本给她下的Billions。其实仔细想想她也并没有安利,只是说她想看而已,最多也就在我忙成狗在做PPT的时候在我家沙发上津津乐道地看着。恩,打她。

不过港真,这部剧真的很精彩,很精彩。

一开始震撼我的,并不是针锋相对,而是Legacy。从Chuck,看到他爸爸,从Brooklyn High,到Yale,从小时候猎狼,到长大出口成章,分分钟引经据典,不得不服美帝,尤其是这种家族的家教,一种就算你再混有些东西都流传在你血液里需要你去继承下去的东西。当做是时间的沉淀也好,当做是一种传承也好,一点羡慕,一点服气。也正是由于此再一次让自己觉得自己读的书实在是不能更少了。

之后Axe的一个小细节打动了我,在Metallica演唱会上,面对小姑娘的勾搭,丝毫不为所动。”If there were two of me on the world, I will be right on you now. ” 曾经面对这一段,作为一个亿万富翁Axe,本可以为所欲为,但这种过人的自控力,以及忠诚,才是让他从一无所有走到今天的原因吧。当然,虽然最后的结局,不禁让我有些跌眼镜,也有些唏嘘,但也不得不让我重新思考了之前认定的,Cherish的很多事情,一瞬间真的觉得,Human is human。

剩下的,便是权力的流动,钱的流动,决策的流动。信息的解读,势力的权衡,落子无悔。没有正邪,没有善恶,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判断,你自己去平衡,这便是这部剧高的地方吧。

最后的一点想法,真羡慕那些读JD的人们,尤其是Harvard Law或者Yale Law这种。服。

Atavism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被撩拨的往回走,比如看到了喜马拉雅红盐就特别想吃Corn Beef Ribeye,比如看了别人票圈的胶片突然特别想玩胶片,再比如看了一小姑娘左右手分分钟115+环的时候就迫切的觉得要提升自己了,于是便有了……

为了吃牛排买了喜马拉雅红盐,印度的黑胡椒,又让麻麻从家里寄来了新的铸铁锅,还有终于找到一家Carry Corn Beef的商家,以及进口新鲜香料。

为了拍胶片,做了一番纠结之后买了FM3A,现在就在纠结是套机的45 2.8P还是28 2.8P + 50 1.2,估计不久之后就要时常奔波洗照片了。对,还打算要买6D2了,想了半天还是不叛变了,虽然说24-105的红圈已断。

为了射一发好箭,还是决定去买把自己的弓,上了Win&Win的黑金,日本射箭队的御用弓,定制了全皮的手套和护弓绳,开始更注重锻炼背脊和动作而不是一味的去追求环数了。

Atavism,真不知道自己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老乔身后,再无苹果

看了iPhone X的发布会,不禁有一些失望。遥想十年前老乔那场惊世骇俗的发布会,即使再在Steve Jobs Center却怎么也无法感受的到了,尽管开场白还是蛮煽情的。

但苹果,已经再也不是Jobs在的时候的那个苹果了,尽管除了老乔,核心团队的人都在。但就如同一味药,缺了秘方里的药材,就怎么也达不到药效了,毕竟现在的苹果,再也不是那个站在人性和科技十字路口的苹果了,而完完全全是一个销售导向的苹果了。

当然,这要怪Cook,但又并不全是厨子的锅,毕竟厨子是做销售出身的,若没有他强大的供应链的把控力,老乔也绝非有当年打造iPhone般的游刃有余。但,如果一个公司的灵魂是由销售出身的人来承担,那不出意外,这个公司最多也只能在一条既定的道路上飞驰,但要说如同自行车换摩托,汽车换火箭般的加速,基本是没有什么可能了,即使有如同John Ive这种大触副手。

而现今的苹果,正是如此。也许是信心不足,才破天荒的发了两款手机。之前为人所诟病的问题,一口气全部解决了,无线充电,占屏比,摄像头,快充,从产品的角度来说,不失为一次完美的升级。还有Face ID和众多SIGGRAPH和ICCV、CVPR这些一线期刊近些年的Paper的应用,外加AI的加持,iPhone X越来越完善。

但,与此同时,也越来越中规中矩,再也没有十年前,老乔第一次拿出来iPhone那种Wow的惊艳感。曾经苹果最擅长的,或者说老乔最擅长的,是从1到10,无论是加了拿了施乐的鼠标的Mac,还是颠覆MP3的iPod,再到改变了所有手机的iPhone,无一例外。而现在的苹果,能做的,只是从10到100,锦上添花而已。再也没有人可以如老乔般Connecting Dots,可以站在Humanity和Technology的十字路口,用心和匠人精神,颠覆原有的产品,从1到10。

回首再看iPhone这条线,除了第一代的开疆拓土,3GS和4无疑是最成功的,这些都是老乔在的时候的成就。而后面的升级,无非就是从Touch ID到Face ID,屏幕大一点,处理器快一点,传感器多一点而已。甚至还有为了凑数的中间产物Jet Black的iPhone 7。销售的数字是上去了,Shareholders也是开心了,市值和手上的现金富可敌国,可昔日那光芒万丈改变世界的自信和决心,却不复存在了。

也正因如此,老乔身后,再无苹果。

有故事的人

其实我是一直都不喜欢薛之谦这个人的,对这个人最初的印象估计是很多年前和师洋一起为了红做什么都做,那个时候就不是很喜欢他。

直到今年年初分手的时候,文文来杭州跟我在纯K一首接着一首薛之谦的唱,每首他妈痛的要死,就那种歌词都像刀子一样每一刀都是要害。唱完我跟文文一致说,这人绝逼是一个有故事人,也自此之后在KTV不是很敢唱他的歌。

再之后听到的,便是那个刷了屏的十年约定,一个人、一段话、一首歌。才知道,为什么那些歌那么痛。

然后今天听说,这个有故事的人,和那个姑娘复婚了。

“我不想再寻觅了… 请让我给你所有..” “多少浅浅淡淡的转身,是旁人看不懂的情深”

人生下个路口再遇,挺好的。

夜里喝酒归来,发现逸然在我家烤小饼干,两个失恋的人等饼干之际又坐在地上喝起了桂花酿。

聊了很多身边的人和事,包括感情。突然逸然说了个什么,我说说到底了就是没那么爱,然后俩人又一饮而尽。

等逸然拿着烤好的小饼干走了,我躺在床上,突然觉得有些话说错了,毕竟很多事情,看破不说破,对所有人都好。

那可得多心痛

《少年游.感旧》 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都言才子配佳人。早年的周邦彦,心慕青楼的一位名妓,名叫李师师。一日,两个人正你侬我侬,忽闻皇帝驾临。情急之下的周邦彦便躲到了床底下,皇帝推门而入,拿着刚刚进贡来的橙子对师师说:快尝尝这新橙,朕特意带给你。

师师只能招呼皇帝坐下。纤纤玉手,破开新橙。橙汁鲜美甘甜,惹得满屋飘香。床下面的周邦彦听着自己的心上人与别的男人极尽颠鸾倒凤之欢,心里自是苦到了极点。第二日,便填了这首词,送给了师师。师师看后,深觉悲伤,便在皇帝再次驾临的时候,唱给了他听。

一不小心看到这个小故事的时候,不禁心疼周邦彦一秒。向来不读小说的我,自从一个非常喜欢的实习生送了我那本《中国文化的六个向面》后,读到了《蒋兴哥重会珍珠衫》,又读了《聊斋》,不觉地开始对小故事产生了不少喜爱。正如前两天读到那段话所说,自金瓶梅起中国的书才开始描写小老百姓的日子,而这些小故事也恰恰才是最可能在我们身边发生的,当然上面周邦彦和师师的这段,说算,又可以说不算。

不过宋徽宗也是蛮好笑的,听到师师在唱这首的时候,不禁醋意大发甩门而去,这皇帝也是有几分意思的。不如休去,一点无奈,尽数被周美成道了出来。

有时候觉得真的选择很难,尤其是对我这种上升天秤选择困难爆棚的人。所以也真是难为了那些所谓的选择,和做选择的人。

夜里辗转难免,翻到一把刀。突然想到了嘉里门口哭笑不得的一刀刀,再过嘉里的时候,自己怔了一两秒,历历在目恍如隔日。

再望刀,古人有“抽刀断水水更流”,突然就想用这把刀,把过往,记忆,时间,空间劈开一个口,一条缝。

一刀。止。

夜游孤山

时隔四个月,又一次野游孤山,上一次是和认识了数十年的好友,这一次是和曾经喜欢了数十年的姑娘。

走到西泠印社门口的时候,四个月恍如隔日,又恍如黄粱一梦。

孤山这块自留地,总是留给喜欢的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