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和赢

男人们总想着去赢,去胜利,去拥有荣光和骄傲,而女人们也不例外,总想着自己的男人可以在外称霸一方,可以比其他的男人更厉害。

可是,有赢便有输,那些输了的男人和他们的女人们,就仿佛要永远活在压抑里,当然总会有些人,或者说绝大多数人,即使不是赢得,也可以活得心安喜乐,渐渐地也对输赢麻木了。

可也许是母亲从小人上人的教导也好,自己的好胜心也罢,总是不能坦然面对自己的输,或者坦然面对无法成为赢的哪一方的落差,以至于无形之中多了太多心理压力,也与此同时,又对那些赢的人羡慕不已。

也不知道是不是星座的缘故,总觉得自己活在纠结,拉扯之中,所以反倒羡慕那些洒脱的人。也许真的是自己太在乎输赢,突然想佛系一点,不在乎输赢的时候,又反倒多了许多往复。是时候学着转输为赢了。

别离

自古都说,商人重利轻别离,也许这么看那我并做不了一个商人。不过婊子轻别离倒是真的,至少商人还重利,反倒显得没有那么可恶。但话说到头,一生经历一下婊子或渣男还是挺好的,让你可以领略到,光鲜的外表下潜藏着那虚伪的灵魂。

也不记得是哪儿个蛋疼的人说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草草八十几天,直到真的跟说再见的时候,才发现不觉得情已深。又是别离,异地异国,中间隔着印度洋和太平洋,还有无数座小岛。

不过,毕竟人生的路还长,中间的别离,面对便好。我18岁的袁小姐,我会想着你,满心期待和你再次相见的呢!

坚韧

如果让我说创业最好的品质是什么,我一定会说”坚韧“。

纵观历史,但凡韧性十足的人,基本上都有不小建树,也亏得这份韧性,让我再无数次想放弃之后又再一次的萌生尝试的念头。也是,但凡不放弃,就还有一线希望,毕竟人生很长的。

重新开始了一些计划,也再一次的开始思考一些人生,突然发现这两年,忙忙碌碌,却忽略了太多身边的发展,仿佛跑得快的那群人,已经看不到了影子。这不禁让我感到有一丝的害怕。以及创业的技能点的增加,让我越来越担心着未来。

是时候沉下来一些,相对的放一些世事,而去更多的研究一些东西了。

 

如斯夫

子在川上曰:耗子的腰子多大个肾……

好了,不闹,时间过得是真他妈的快,以至于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比如,去年是2017年而不是2016年了,再比如我根本想不起来去年我到底干了什么,只觉得忙碌,能想起来的只有分手,恋爱,分手,恋爱,还有身边穿梭过的人们和大大小小的事儿……

而当你回头问我工作上去年做了什么的时候,每年一回头都会有这样的懵逼感。

时间如斯夫奔流,生活有时候乏味到了重复来,又重复去,重复到了你也不知道,今天是哪儿一天,哪儿一天你又做了什么。又或者事儿多到让你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某一年某一天的某一刻,做了什么。

年末的时候有袁小姐,面对即将离去的她,我也在临近年关给自己买了一本planner,记下每天要做的工作。更有心的袁小姐,送了我豆瓣日历,里面又送了一个小本,恰好能记录每天发生在我们俩之间的故事,这样便可以强行留下点什么吧…

面对如斯夫的不舍昼夜,也只能希望如此了。

满足

本来完全拒绝去看连爆米花电影都算不上的口水电影,结果抱着一颗好奇为什么一众人都哭成狗的心态,吃着开封菜的小龙虾卷看完了,第一反应就是,感谢哈士奇!

自从和袁小姐在一起,生活过的又安稳又满足,每天都有着自己的小确幸,有着想往又期待着下一天的相见,和18岁少女谈恋爱真的好棒(一连满足样

突然想到今天剧里,王梓叫孟云大叔,突然想到和袁小姐的辈分悖论,我比花季少女大了7岁,她妈也比我姐大了7岁,我娘亲和她外婆差不多大,迷……

不过,相比大叔,我还是更喜欢袁小姐叫我老禽兽……

欺负

长途旅行归来,堆积如山的工作早已压得喘不过气,连生活这时候也要趁机欺负上你一下:

早上一上班前女友发现来公司,一墙之隔,我却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心中五味陈杂可还要强颜欢笑,装的跟没事儿发生一样…

饿着肚子等迷路外卖小哥,顺手把照片导到电脑里,却一不小心翻到了和前前女友古巴最后的照片:FAC Logo前,凑在一起的两个人,又有谁会知在这之后两人却是这般田地…

蹲马桶刷Ins,发现大学好友结婚修成正果,晒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妹子和安稳的人生,而此时此刻的我,一脸迷茫甚至都不知道人生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公司该怎么做好,就在这时还收到现女友身陷相亲局吐槽的微信,一刹那间觉得自己无能至极却又不得不强撑…

新西兰一路上,比我大很多的Sophie姐姐一直在惊叹,我为何可以脾气如此好,对人如此好,不仅是女友,连被完全不相干的人欺负,都可以笑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又一直在教导我,这样是会被欺负的,不能这样,以至于耳濡目染到我今天真的有一刹那间感觉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欺负我。

转念一想,又如何呢?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不觉欺负,这些所谓的欺负,便不是欺负罢…

在泰山顶被冻成傻逼时,我在想些什么

对,我说走就走地爬了泰山。
对,我在泰山顶被冻成了傻逼。

最先冒出来的念头是,我他妈在干吗。我为什么要爬泰山,又为什么要来看日出。明明好像没有很好看,而且我对爬山和日出月没有很感冒,明明我更爱睡觉才对,啊……喜来登那舒服的床啊……而且过去48个小时我才只睡了4个小时啊,过去的一周也累得要死啊……我这么作死又是为了什么啊……

啊……一件军大衣是抵挡不住泰山山顶的妖风的,尤其是当你还要站在寒风里一动不动的等待太阳的出现,早知道就应该一口气搞两件,一件穿着,另一件包住头……啊……为什么风这么大,泰山的这么他妈的冷啊……

所以我这一波说走就走,爬了通宵是又是为了什么呢?看一眼初升的太阳?证明一下年少轻狂,自己能行?又或是发一条朋友圈装个逼,骗一堆赞?又或是自我满足,自我标榜,打卡,从而以后多一点吹逼的谈资?可看了日出又能如何呢,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啊……

站在寒风中的自己,瞬间迷失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这种迷失和自我疑问渐渐的开始蔓延到日出之外……做公司到如今有些进退两难到底又如何是好?爱情,婚姻,家庭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时间再走,压力在变大,自己又到底要在哪儿定居,接下来的人生又如何去走呢?

正当我要沉沦在自我怀疑的漩涡的时候,突然人群开始沸腾了……远远望去泛着粉红的东方,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彤红的角,闪耀着七彩的光芒,跳动着,充满生命力,和暖意。瞬间,心中的那些疑问,仿佛都不是事儿了一般,被轮充满生命力的红日照耀地烟消云散,也正是因为这轮红日,让我觉得这一切又是那么地有意义。

而正当我在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在飞往澳洲的飞机上,舷窗外太阳跃动着窜出了云层……

四人食

一到周末整个人就倦怠地不行,兀自的睡了一下午。傍晚起和梨小姐去觅食,吃了一家新店,串串。和梨小姐站在门口抽烟等位,看到店门口写着:“两人同行8.8折,三人7.8折,四人及以上6.8折。”

一手拿着利群我,望着梨小姐笑着说,那我们有四个人了,还是个双胞胎呢。聪明的梨小姐莞尔一笑,说那就这么说罢。于是我们便大步流星落座饕餮。

买单的是个年轻的小哥,拿了两人8.8折的单子来,我说,我们四个人。小哥楞了一下,然后梨小姐机敏地摸了下肚子,小哥便深信不疑的转身去前台准备重开票,我则瞬间乐成了一团,忙把小哥叫住,付了钱。

酒足饭饱地四人食后,和梨小姐走在武林夜市,看到了一条大号的粉红色狗尾巴草,心下喜欢的不行,忙买来送给梨小姐,她啐道:人家都送玫瑰,你倒好,送根草。

我笑了笑,又握紧她的手,任凭那粉红色的狗尾巴草在12月初略带寒意的风中摇曳。

说走就走,一路向北

上周四夜里三点半,常年晚睡的我刚刚有了些倦意正要睡去,相识十年的好友啊柏突然一个电话飚来,说,刚落地杭州,最近忙成狗趁周末年轻疯狂一发,于是明天开完会打算开车回北京,问我要不要说走就走来一发。

然后过了10分钟,还在北京的航爷倒是先上车了。于是,周五夜里下了班,就见到了半年未见的啊柏和一年多未见的航爷。

说来也巧,上一次见啊柏,还是我生日前一天,下班和金小姐一起去吃了天天旺,夜里又在孤山和他喝了酒,吹了西湖夏天清凉的风,第二日便和金小姐在一起了。而这次相见,我又如上次一样,而他也找到了他的归属。倒是航爷,除了变胖了,胖到我都不敢认外,依旧没什么变化,沉迷于大保健无法自拔。

于是,这段旅程的一开始,便是我跟啊柏在酒店洗浴门口等待在楼上花了1400块嫖的航爷。由于出发已是夜里,第一站自然只能选不是太远又在京沪高速上还相对城市的地方,挑来挑去在扬州和镇江中选了镇江。

第二日早起,久闻镇江锅盖面和肴肉一绝,便在点评上找了一家叫做“兴红”的小店,饕餮了一发。酒足饭饱,既然已经到了镇江,那不去隔壁的扬州看看,实在说不过去。车里又是三个对日漫略微痴迷的人,去的地方自然不是大多数人必去的瘦西湖,而是去了五亭龙国际毛绒玩具城,以及塞了一后备箱的毛绒玩具。

一切停当之后,正当我们准备上路继续向北前行的时候,车里的音响想起了“海哭的声音”,于是说走就走的我们,决定去看海,自然可去的,便是连云港。本想着能在连云港听海声观日落,结果纵使一路狂飙,最终也没更看到日落最后的余晖。生气的我们在漆黑的海边,望着渔民们的渔船,对着海一人尿了一泡,也算是抒发了一路奔波却没看到日落的怨气。

抒发了怨气,肚子自然也饿了,可在一个连本地人都在贴吧抱怨被宰的沿海城市的度假区,我们走进了一家只有四张桌子,其中一家还是麻将桌的家庭式小餐馆,里面还坐满了唠家长里短的本地村民,隔壁是一个小的海鲜店,而马路对面的海边,还停着渔船和夜里归来的渔夫,担子里的虾还似有生机的在跳。辣炒花蛤,鱼饼粉丝汤,西葫芦贝肉,各个都是家常菜,又充满着海边和本地的味道。

没看到日落,那还有日出,而恰好一路向北的路上,泰山的云海日出,自然是绝佳之选。既然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匆匆吃完我们就再一次上路了,当然在回到高速前,我们又去了市区的沙滩走了走,还飙了一段没有红绿灯,没有限速,没有摄像头,没有人的康庄大道,最后连接着一个小坡我们全车人都近乎飞起,而接下来就是身后躺着航爷的无数句woc。

在临近午夜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五岳之一的泰山脚下泰安市,航爷在喜来登住下后,就丝毫再没有动的意思。而剩下的,就只有我和啊柏去夜爬泰山了。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杜工部眼中东岳泰山,由山底红门,山中中天门,山顶南天门和玉皇顶这1545米攀爬的线路贯穿。当然想省力的也可做车直接到中天门,只不过虽然名义上是旺季也收着旺季的门票,但凌晨夜里的班车早已没有。于是,通宵爬山成了去观泰山日出奇景的唯一途径。那也只能说走就走,10块租金10块押金的军大衣,再加上一个手电筒,一杯热奶茶,兜儿里揣瓶咖啡,就这样,我们开始登泰山了。

大约过了不到不到两个小时,我们终于一路攀爬,来到了中天门,而脚刚踏上中天门的一瞬间,一股妖风吹来,我和啊柏冷的只能躲进山中餐馆。那避风自然是要消费的,在听到一杯牛奶要20块的时候,我们俩摸摸的选择share了一碗20块热腾腾的牛肉面,还有一个山东著名的葱卷大饼,也借由此回复了不少体力。

稍作歇息之后,我们便向南天门发起了冲击,当然前面阻挡我们的,还有著名的18盘。相传皇帝拜泰山,要拜18次,歇18次,故因此得名。可,单就这1630余节台阶,休息可远不止18次,也许是因为小伙伴体力欠佳,反倒我爬过中天门后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基本越爬约high,这一爬又是3个小时过去了,而啊柏几乎是全凭一口气爬到了南天门。

正当我们跨进南天门,那股妖风再一次的刮了起来,这一下即使有军大衣护体的我也冻得够呛。而更大的晴天霹雳是,从南天门到玉皇顶还有20分钟的路程,也就意味着,我们还要再寒风中,筋疲力尽中再爬20分钟的山。也许是由于太冷了,我都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爬到玉皇顶看到了徐志摩笔下那一方的异彩,那揭去了满天的睡意,唤醒了四隅的明霞,那有着四大奇观之称的泰山日出。

有人说泰山日出可以看到佛光,也因此久负盛名;徐志摩说这是指向东方的手;而我,满脑子,满身的每个细胞,都只有想法,就是,这真他妈的冷,而天边,才微微泛黄。

约莫盯着启明星的方向过了许久,终于有一个红色的小尖,从一片云海模糊中,冒了出来,又一点点地在上窜。

霞采变幻,普彻四方八隅,不一会儿,就窜出了云海。而此时日观峰上的我,早已四肢被冻得渐渐失去了直觉,但仍然觉得,眼前的一切,美爆了。

说走就走,一路向北,这一波,不亏。

缘,妙不可言

人生的有些际遇,难捉摸,难想象,就像,突然看了一集《瞎看什么》,就看到了这句,缘,妙不可言。

昨天姐姐说梦到我小时候了,粉嘟嘟的可可爱了,我怒发了她很多我小时候的照片,突然有些怀念。夜里给金小姐写了一封她应该收不到的手书,结尾的知名不具,也算含着一丝慰藉吧。

决定放下一些人和事儿了,然后刚说完,窗外就下起了大雨。又做了一些决定,平静而又美好,顺着时间和命运走下去,看运气了。

到头来还是那句,缘,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