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奥特亚罗瓦环游记

俯仰在蓝天白云之下,壮阔的南阿尔卑斯的山川河流尽收眼底的那刻,心下的那些纠结早就不再是纠结了。

大洋洲的土地,似乎从来就不在我想去国家的名单上,尽管自己的足迹已经出现在不少的土地上。也许是机缘巧合,当Sophie小姐问我要不要一起同游新西兰的时候,我似乎没怎么思考的便应允了下来,尽管那时我和她也仅有过一面之缘。定行程时候,也只顾着列出想去的地方,却不知是七日的疲于奔命,2000余公里的环岛公路游。

而这一路,我踩过新西兰最高峰的冰川,睡过世界上最陡的路,吃过湖边最孤独的树,驶过人生中最快的车。第一次在海边的帐篷听海浪声入睡,第一次泡着温泉仰望浩瀚的星空,第一次在绕城电车上吃喝,又第一次凭一己之力穿梭在新西兰壮阔的美景中。一遍遍的惊叹,又一遍遍的惊艳,每一秒都是大片,每一瞬又都感叹自然的伟大和自己的渺小。

8天的新西兰之行,走的是一个环形,也是我一贯旅行的风格。从悉尼飞基督城的飞机,到了基督城已是夜里,索性便住在了离机场最近的Sudima Hotel。运气极佳的我们被升到了行政房,应该是一幢新装修的楼,简约现代,这也促使我们决定7天后离开基督城前再次入住这家酒店。这次新西兰之旅的住宿,除了Airbnb海边帐篷一夜外,清一色在携程上定的,原因有二:第一新西兰B&B尤其多,以至于价格和酒店相差不大,甚至很多价格要高于酒店,又由于我们只有两个人,于是这次我们以酒店为主;第二对比各大订房网站,加上汇率和返现,莫名的携程每一家的价格都是最低的,自然而然就选择了携程。而租车也是同样的,在机场的以AVIS为主的大型主流租车公司车都贵,机场外的本土租车公司基本是他们的一半,自然我们便选了便宜的。又听从网上攻略的建议,天堂镇的路不好走以及新西兰的路出意外的可能性不低,我们选择了RAV4,并买了携程上的中国保险公司的全险,价格也还算公道。事实证明SUV在天堂镇那一段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而全险买了也就是图一个心安罢了。而电话卡,不喜欢心慌的我早早在淘宝上买了70块的2degree的卡,而Sophie则是到了机场在免税店买了25刀Vodafone的卡,一路下来只能说,真的差不多,有信号都有,没信号都没,在我看来真的没很大差。不过对于到了还没卡的朋友们,在机场免税店买还是便宜一点,出去就是29刀一张了。第二日一大早,吃了酒店边上的Coffee Club,我们便去租车公司取车,又顺道去了超市买足了水和零食,便正式开始了征途,背景也就交代至此。

Day 1:Christchruch -> Authur’s Pass 国家公园 -> Hokitaka

从基督城沿着73号公路开,便可以横穿过Authur’s Pass国家公园,从新西兰的最东边一口气穿到最西边,而连接着73号公路的,便是新西兰最著名也是风光最好的6号高速。车驶出基督城不久后,便进入了另一番世界,伴随着的,是一路没有一点的信号。沿着73号公路开,可以看到南岛壮阔的山川,两侧的嶙峋怪石,和牛羊,俨然就是一副荒野大片,伴随着的还有乌压压的黑云和稀稀落落的雨滴。小车行驶在跨越山间的高架桥上,雨时下时停,耀眼的阳光穿越厚厚的云层洒落在公路上,每一眼都让我由心底发出了赞叹。

一路上有很多可以停下来的View Point,走走停停,又总忍不住想拍。晃悠着就穿过了Authur’s Pass,期间还走了一些登高的小路,一番功夫后来到了Hokitaka小镇,也已是傍晚。小镇不大,Airbnb的住家也完全不难找,这是一个我精心挑选的在一家人家后院和海滩中间支的帐篷。帐篷大到可以摆下一整张双人床,还有冰箱,取暖器一应俱全,帐篷外是房东搭的厕所也浴室,整个布局不能更棒。女房东是生在犹他州的美国人,而男主人则是新西兰当地人,两人结婚后两年前在小镇住了下来,都是小镇学校里的老师。听惯了新西兰口音的英文,突然听到纯正的美音,亲切感油然而生。

镇上吃完饭,在海边看了一些镇上的地标,便回到房东后院的海滩,在海边便随着跃动的落日,踩在冰凉的海水打湿的满是泡沫的沙滩上,悠闲舒适的迎接着黑夜的到来。由于身处南半球,又是夏天,天完全黑下来已经是10点钟的事情了,这也使得我们后面每一天都多了很久的时间玩耍。

由于下雨,又临近海边,夜里并没有白昼间温度宜人,甚至还有些寒冷。帐篷里开了取暖器温度还好,回复了一些公司的消息后合伙人突然说一个同事要离职的事儿,弄得我抱着一床被子就冲出了帐篷,裹着被子在帐篷外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试图力挽狂澜,然鹅事与愿违,挂了电话的我在寒冷的夜里有些失落地思考着人生。猛地一抬头,漫天繁星,不禁望出了神。浩瀚星空下,脑中心中的烦恼一瞬间就全放下了,渺小的我在这浩瀚星空下,那些烦恼又是什么呢?伴随着滚滚海浪声,在璀璨的星空下,略有疲倦的我也进入了梦乡…

 

Day 2: Hokitaka -> Franz Josef Glacier(Fox Glacier) -> Wanaka

第二日起来,和房东稍作寒暄,洗漱完毕后,就沿着6号公路进发。同样也来到了新西兰著名的Franz Josef冰川。到了小镇,定了上冰川的直升机,便随着轰鸣声,映入眼帘的是这辈子都难忘的壮阔。山峰的最高处被白色覆盖着,一开始还有一点石色,而再往上,白雪间泛着冰川的浅蓝,浅蓝间又夹杂着奶白。而最上层的冰川,也许是太冷,冻得有些开裂,随着高山的地势绵延下去,往下化成了河,化成了湖,最终在层层叠叠的山间流向浩瀚的大海。而我们的直升机,再着波澜壮阔的白色山巅间,早就缩成一个点。

环游一圈后,直升机停在了一片宽广平整的冰川之上,走下飞机那一刻,穿着短裤的我,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脱掉鞋,光脚踩在冰渣子里,望着一圈壮阔的雪峰,再着新西兰的最高峰,一切是那么地冰冷又真实。一顿乱拍之后,坐上直升机,再次环顾整个冰川,便结束了长达30分钟的新西兰两大冰川之旅。

回到小镇已经四点多了,趁着有点网赶快回复了几百条工作上的消息后,再次奔上了开往Wanaka湖的路,而到了Wanaka,已是夜里,早已没了什么吃的,开的只剩下Subway和酒吧。于是我们两个人决定在酒吧啃Subway,当地小镇的特调和红酒也是出乎意料的好喝,抚慰了我们没吃到好吃的忧伤。

 

Day 3: Wanaka -> Arrow Town -> Queenstown -> Glenorchy -> Paradise -> Queenstown

早起醒来拉开窗帘,靓丽的Wanaka湖一下子就映入眼帘,湖边的Edgewater Hotel果然是名不虚传。镇上吃过早饭后,去Wanaka湖边看著名的孤独的树 That Wanaka Tree。说是孤独的树,实际上就是一棵在湖里得树,也许是由于只有这么一棵,就显得格外的孤独。而我在这里也拍下许多搞怪的照片,比如吃树,甚至一度想走到湖中爬到树上去。还好Sophie小姐极力阻拦,我才打消了跨湖爬树的念头。

看完湖和树,我们来到了另一个著名的景点,迷惑世界。迷惑世界由两部分组成,迷宫和迷惑房间。迷宫就是四个角有四个塔楼,红黄蓝绿。难一点的是你需要按照一个顺序分别走到每一个塔楼,而简单一点的就是你以任何顺序走遍四个塔楼就好了。说难也不难,由于一开始的错误,以及没有太多时间,我们便选择了简单一点的,约莫20分钟左右边完成了。

而接下来的迷惑房间,一开始是一些视觉迷惑的画,就是在不同角度会显现不同的图像,接下来是一个约莫25度倾斜的房间,还有一些会给你带来明显视觉差异的艺术作品等。

看过之后,走出迷惑世界,气不过的我决定把无人机飞起来,从天空中破解了迷宫,造福后人。

从Wanaka到Queenstown的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路上我们还路过了著名的箭镇。作为淘金热而出名的箭镇,曾经有着5000多名华工,也因此有了中国人聚集点,也许也是由于此特别受到中国旅游团的青睐。镇中心在小山上,一排商店,小小的镇子倒是出乎意料的美。稍作休息之后,我们朝着Queenstown进发。

到了南岛最著名的旅游大“市”Queenstown不到6点,我们当即决定不做停留,一路朝着魔戒取景圣地Glenorchy和有着人间天堂之称的Paradise进发。沿着湖边蜿蜒的盘山公路开,如果说以前的每一秒都是大片的话,那这一路的每一秒,就都是超级大片,也不愧是有着人间仙境新西兰之称的最美的部分。盘山沿湖的道路尽头,便是魔戒三部曲和霍比特人大量取景的Glenorchy,而穿过Glenorchy在去往Paradise的路上,便没有平整的公路,而是一条土路。一脚油门开过,车屁股后面扬起的尘土,伴着路旁的树和牛羊,映着略微有点意思的夕阳,甚是美妙。我们开到土路的尽头,是条干涸的河流,也许是新西兰的枯水期,一路上几近干涸的河道倒是看过不少。在天堂镇的尽头,拍了照片,又飞了无人机,看着天色不早了,我们便打道回府。也许是看美景太过兴奋,以至于我不小心把自己的充电宝遗忘在了天堂镇,给本来细致的我带来了一丝不快。

回到皇后镇,我们选择了一家看着非常棒的Fine Dining,一路上追羊追不上,有没怎么吃好的我们,终于吃了一顿好的。不得不说,毕竟是旅游大镇,吃的好到跟一路上那些小地方完全不能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酒足饭饱,漫步在小镇的夜里,也许由于是周五,路上多了很多夜蒲的年轻人,也不由得给小镇带来了许多活力。而我们住的皇冠假日,就在湖边和赌场的对面,游览了一阵便回到酒店休息。

 

Day 4: Queenstown -> Te Anau -> Dunetin

早上在Queenstown稍作游玩,放弃了跳伞蹦极的我,决定去吃一发镇上最有名的Ferg Burger来不给自己留遗憾。不得不说,有名的汉堡店门口早就排起了长龙。

买了汉堡的我决定到美丽的湖边,望着湛蓝的湖水,饕餮掉这独有的美味。伴着湖上1912年的TSS号船的汽笛声,我们顺手沿着湖边走了走,又飞了一发无人机。

离开Queenstown,我们便向峡湾国家公园进发,不过时间有限的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前往Milford Sound,只在峡湾国家公园的边缘处稍作停留,便再一次的横穿南岛向Dunetin进发。

到了Dunetin,我们便去早已看好,有着比肩米其林的餐厅 。然而天不遂人缘,由于这周是新西兰的Graduation Week,小镇比较好的参观早已被悉数定掉,吃不到Fine Dining又饥饿难耐的我们只好去隔壁的韩国日本混合餐厅打发晚餐。而夜里我们住在非常市中心又很不错的Victoria Hotel。

Day 5: Dunetin -> Katiki Point -> Oamaru -> Twizel -> Tekapo -> Twizel

第二天早上起来,便是常规的Dunetin市区游览。作为新西兰曾经的首都,Dunetin算是南岛第二大的城市了。城市的中心是一个八角广场,有着雄伟的市政大厅和教堂。我们先去了离我们非常近的Dunetin火车站,顺道参观了就在隔壁的吉百利巧克力的总部,看到了各种巧克力的制作过程。然后在八角广场稍作参观后,向世界上最陡的路Baldwin Street进发。

不得不说,最陡的路却是难爬,躺在上面都不由得有种要滑下去的趋势。一番挣扎后,我们便一路北上,沿着东岸海边的路朝Katiki灯塔进发。由于新西兰一路都没有怎么吃海鲜,而这一路又是沿海,开出Dunetin不久就来到了之前酒店小哥推荐的一个小渔村的餐厅 。虽然村子不大,但这家小店确实尤其的出名,每天早上自家打来新鲜的鱼,还有好喝到炸的海鲜汤,再一次弥补了我没吃到Dunetin那家餐厅的遗憾。

吃过海鲜,便来到了灯塔。本以为是看灯塔的我们才知道,这里是海鸥和海豹的保护区,成群的海鸥和海豹栖息在海边的岩石上,近在咫尺。看过海豹后,穿过了蒸汽小镇Oamaru,我们一路进发到Tekapo湖边的Twizel。由于观星小镇Tekapo实在是太过火爆,酒店都被定掉的我们只能订到了40分钟车程开外的Twizel。好在酒店还是不错的,酒店门口我们看到了泡温泉观星的Tour,电话询问下还有位子,便定了晚上11点Tekapo小镇的温泉观星之旅,而且还是中文讲解,也是很震惊。

由于Tekapo附近都是冰川湖,以至于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三文鱼的养殖,自然而然晚饭便是好吃的镇上产的三文鱼Pizza,还喝了醇厚的Chocolate Milk啤酒。饭后稍作休息,便赶着夕阳开往Tekapo开始振奋人心的温泉观星之旅。中文团只有我们两人,而讲解的小姑娘,是一个拿了新西兰一年的旅行工作签证来自大连的小姑娘,据她说也是因为喜欢星空,便在Tekapo小镇住下了。

Day 6: Twizel -> Tekapo -> Christchurch -> Lyttelton -> Christchurch

看完星空,又去牧羊人教堂前长曝了很久的我,终于在夜里两点半驱车一路150的狂奔回Twizel,会去一路的死兔子,基本上没500米就能看到一只,死在路边,而且有时候还是一家,真的让我想到那句,兔兔那么可爱……而神乎其技的是,第二天早上,却又一路上一只死兔子都没,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早起退房,驱车去了Tekapo湖边吃了三文鱼,又在牧羊人教堂前盘桓和许久,拍了拍照,吃了著名的日料,开始驱车赶往基督城。一路上的风景又是另一番风味,但越临近基督城,车就越发的多了起来。到了基督城看着时间还早,顺道去隔壁的Lyttelton晃了一圈之后,在市区停下了。本打算去吃著名的Tramway,结果发现到的时候电车开走,也只能作罢。随即打开了大众点评,推荐的O.G.B由于人满可以只能作罢,最后来到摄政街的Twenty Seven Steps,结束了一天的旅程。

Day 7: Christchurch

最后一天,疲于奔命的我也如送了的弦般,少了很多力气。早上还了车的我,只能依靠公共交通完成最后一天的基督城市区的游玩,不过在还车的时候,居然出奇的遇到了一位Babson 99年的校友,也是神奇的不行。酒店旁边的公交车,4刀就把我从机场带到了市中心的Central Station。可以明显的看出,2011的浅表大地震,对于基督城可是致命的影响。市中心地标性的大教堂,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周围的房屋,重建的重建,荒废的荒废,整个市中心,丝毫没有一点点市中心应有的繁华。而纪念地震的艺术性雕塑却散落在市中心的各处,著名的185把椅子,蓝色的雕塑,每一个都记录了基督城人民对于大地震的痛,和未来重建的信心。而接下来,游玩了一圈皇家植物园后,又走回了市中心,在O.G.B喝了一杯吃了点小食压压肚子后,满怀期待的奔向新西兰最后一顿晚饭,著名的Tramway Restaurant。这是一个在有轨电车上的Fine Dining,电车环绕着基督城的中心,吃着美味的食物,再次游览整个基督城,也算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而剩下的夜里,就是packing和第二早凌晨飞机的离开,至此新西兰南岛的8日旅途也画上了句号。正如自己在这篇游记一开始所说,徜徉在波澜壮阔的美景和星空下,之前的心中那些纠结,早已不算什么了,而更多的,是对自然的伟大的感叹和对自己的渺小认知。

舒服

舍不得让过往不舒服,不作了。

理所当然,舒服便好。

As we promised and wished.

昨日种种,皆成今我

看到知乎那个“24-26岁你在怎么样的状态“,又在翻到过往的聊天难过的像个傻逼,写了一堆过往,同发在这里留个纪念,省的哪儿天心情不好又把知乎答案删了。

昨日种种,皆成今我,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每一年都在生日的时候写回顾的习惯,所以还算活得比较明白的。

12岁,04年,全校第一的我很早就考进了全省最好的初中,所以五年级过后就没怎么去上过学,由于很小数学天赋还不错,母亲很担心我的语文,就找了一位故人带我读书,那一年也适逢姐姐高考,也免去我在家叨扰。还记得当时读的第一本书张恨水的啼笑因缘,关于书中写了什么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反倒脑海中能记下的,却是一些卦象。说来也机缘巧合,那位故人早先是家人是清朝的王公贵族,所以家中侄女曾拜过名师学过些六壬占卜之术,当时看我年纪小又聪明,就一时兴起教了一些给我,后面又由于个中缘由没能学完,等长大了反倒心心念念,倒是当年背过的卦象记忆犹新。

12- 15岁,那时候全省初中奥赛都取消了,刚好赶上机器人竞赛兴起,从小就和电容电阻为伍的我自然而然玩了3年机器人足球,当时还是用的Lego RCX,红外传数据,也是那个时候有了一些算法和计算机的基础,顺手找了大学老师系统的学了Pascal和C。之后由于已经内招中考不是很上心,但也是机器人的奖得以让我进入我们高中而免去多交几万块。

16岁,那个时候年少轻狂,又总什么都想要,于是每天疲于奔波于各大竞赛研讨班。那时候高中竞赛还没取消,我校又是高考竞赛大校,自然风气浓厚一些。当时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就差生物没搞。也由于姐姐出国,美国经济危机,大学开始扩招,让我获得人生的另一条从来都没想过的路,出国读书。

17岁,在出国,高考,竞赛中选了出国。由于学校原因不得不谎称重病在家,脱产准备SAT和托福。当时我们那个三线小城,资源少之又少,一个人去北京上了新东方的SAT寒假班,GRE暑假班,结识了一众现在还有联系的小伙伴。之后又不舍竞赛,周六香港SAT刚结束,就乘了凌晨的飞机,赶周天的数学联赛。意外地运气爆棚,连做出来两个半大题,稳了奖,也阴差阳错拿了保送资格。

18岁,在备战SAT暑假三个月长胖的70斤,在之后申请季的三个月每日一遍又一遍的改文书和写文书的绝望中全部瘦没了,又在接连被ED Williams,梦校MIT RD拒了之后,整个人在家里绝望到心碎,唯一的事儿就是一遍又一遍的刷CUUS和当时还很火的人人,然后对别人的Offer一口一个膜拜。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一批混迹CUUS的天南地北的出国党们,让我再一次知道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18-22岁,在鸟不拉屎的美国大农村读大学,想着用一种最苦行僧式的磨炼让自己四年与世隔绝,潜心读书,洗涤身上的浮躁之气。然后,就真的如所求,一年里面九个月雪,什么六月飞雪见了好几次,在平均零下三十度冻得跟个傻逼一样读着书,开心地度过着大学生活。

22岁,用提前毕业结束了自己大学旅程,觉得自己人生过得跟赶集一样,又因为身边人清一色的削尖了脑袋往投行钻让我一度很迷茫,于是决定慢一点,停下来,想清楚自己要什么在向前走。于是每天就在Michigan湖边儿上,看日出,读书,中午四菜一汤,下午继续湖边看书,再晚一点去健身房,煎牛排,偶尔再配上点酒,就这么过了一年,也算想通了一些事儿。也是那个时候,和之前在CUUS上认识的朋友一拍即合做了现在的公司,所以每天夜里也是在忙一些和现在公司有关的事儿。

23岁,用一个人30天独自游欧洲结束了前一年的回顾人生 正式决定先做好一件事儿,就是回国把公司做好。告别了美国的姐姐,还有时任的女友,一张单程机票就回归祖国怀抱,当然还有正式工作前的一个半月的巴厘岛度假,也是在那里人生第一次体验了蘑菇,还学会了潜水。回国不久便和当时的女友分了手,又如同17岁那年运气爆棚般遇到了同样刚从英国回来的eex,便开始了一段长达15个月的恋情。

24岁,每天在爱情和事业中忙碌,公司发展的还算顺利,也和时任一度打算步入结婚殿堂,就在都觉得人生一切都还不错的时候,在过年从古巴玩完回国的机场被eex甩,整个人就如同心被掏空了般。爱情失意可工作还得继续,于是每天公司最后一个走,夜晚总一个人站在办公室窗边,望着公司楼下的马路,看着一辆又一辆开过的车,出神的回忆着过往的点点滴滴。然后就阴差阳错的知道了eex和别人在一起了,而那个别人是元旦和eex一起喝酒跨年的小哥。

不想把事情想得太坏,宁愿自欺欺人,在悔恨不甘无奈中赢来了自己25岁生日,也是在这天决定放下,爱上了一个微信加了两年却没说过几句话,两年后相见第一句话说的还是两年前那句的姑娘。紧接着就是一个愉快的夏天,其中还掺杂着eex的不停的闹腾。在身边人都以为我要开始异国恋的时候,在前任的要求下决定分手,为的只是不想我们的爱最终演变成例行公事的嘘寒问暖,不想让时差和距离把曾经的美好都磨灭光, 人生还长,时间还长,下个节点,还可以遇到。

于是我就在刚被七夕众虐完,前任不理,前前任拉黑的25岁中,敲下了这些文字,讲述着自己的过往,难过的像个傻逼……

七夕

不孤独的活着的好处,就是现实都会提醒你,今天是七夕。

本不想在这天说些什么,毕竟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过七夕。可做着推送的我,在办公桌前,读着读着逸然的文字,又经历这半年内接连眼看着心爱的人们转身离去而无能为力之后,感触至深,遂决定还是写点什么罢。

逸然说,不破不立,不祝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祝有情人用尽全力爱。把生命放在不确定里,把世界上哪里也都走过把险全都冒过,而那些回忆,就让他们在塑造自己的历史里,沉默而永存。

那么多事情,刻骨铭心,哪儿那么容易忘。再加上触景生情,念物及人,纵不能如杜工部那样感时花溅泪,但也绝做不到苏东坡般也无风雨也无晴。

从和陈小姐一人一支玫瑰漫步在街头,再到和苏小姐吃炸的通黄的金吉鱼,又到和金小姐分手分别分隔两地,每一次七夕都不一样,我都无法想到,明年月亮历这天,又会是和一番光景,不禁有些期待。

过往无纠,只要一片诚心还在,何惧?

优柔寡断

前几天夜里,黄小姐突然微信说了句,都能看出来你是装的。乍听上去我真的是一头雾水,下一句解释我便恍然大悟,她说我觉得你还是没有放下来,你看你那条朋友圈……

我什么都没说,而是给她讲了一个故事。故事还没讲完,黄小姐就打断了我,说我不用再讲了。她说,第一,我知道这就是你的故事。第二,放在今天以前我还会同情下你,现在只有恭喜你。

我笑笑,什么也没回,便结束了这段对话。讲真,这一个月确实有点狗血,工作生活对半分,总的来说都源于自己的优柔寡断,让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曾经自己的无知和愚蠢,更让我知道了人生是多么的精彩有些事儿真的是活久见。

不过也都算过去了,至少面对操蛋的生活,我还可以和昨天一样,像只鸵鸟一样,一头扎进我深爱的她的胸脯里,被她紧紧的抱着,无论外界如何分崩离析,那一刻的踏实和心安,足矣。

只是自己真的不能再如此优柔寡断了,世间哪儿有那么多两宽啊……

缱绻

元微之说过,“留连时有恨,缱绻意难终”

也许时间越近,就越是emo。有时候希望时间可以走的快一点,一下子就跳到我们朝夕相处;有时候又希望时间可以慢慢走,每天可以多几十几百个小时可以和你在一起。

有些恨,有些慌,有些无奈,又有期许,又有信心,又有希望。

久长时,终不悔。

忍道

最近一直在跟自己过不去,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直以来真的都在跟自己过不去。比如工作上的很多事情其实说放就可以放掉了,做个差不多就行了,为什么要难为别人难为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再比如很多本来可以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的事情,还是要接下来,尽管被别人所不认同也要坚持去做好,这又是何必呢?

然而,每每很悔恨自己为什么在自己手上走过的事儿都要做到完美自己累死累活还不落好的时候,下一次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这样做,尽管又会把自己折腾个够呛累的半死,但看到自己还看得过去还算满意的东西的时候,也算是一种告慰了。

一直都很喜欢有工匠精神的人,一直以来的努力就是,不管多辛苦,但凡经过自己的手,一定要做到最好,尽最大可能做到最好,这也因此是我为什么很喜欢Jobs,很喜欢那群欧洲古老手工艺者们的一点最重要的原因吧,毕竟好东西是需要用心血打造出来的。

做事认真,倾尽全力,做人认真,推己及人。即使背负着很多,也算得上是对得起自己了吧。至于其他的种种,我便不去多想了吧。就像鸣人说的那样,这便是我的忍道吧。

闻香识女人

黄小姐在微信上问正在读《人间失格》的我,有没有闻过Diptyque的水中之影,而我刚好正读到良子被强奸的一段。

我说,我没。

她说,要想换一个性格,换个香水就好了。每个香水都是一个不同的Personality。

我说,闻香识女人么?

她说,yep。

我说,突然想到一个特别污的,曾经有一个朋友说,每一个姑娘的下体都有独特的味道,每个人都不一样,其实真正的闻香识女人便是如此吧。

她嗔了一句,你个变态。

我,笑而不语,继续拿起了书,读着太宰治。

奇女子给王书生的诗和书

人总是这样总想做一些挑战自己的事情,比如作为一个Tech Bro就总喜欢去附庸风雅的读读诗,写写字。包括在工作里也是一样,可能现在比起做Coding更喜欢写一些有的没的,这不写不出来Prom的发布了就来写写blog换换脑子好了。

最近遇到一位奇女子,在我深陷上一段和苏小姐尚未放下的情绪里的时候,她发了一阙纳兰词给我: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
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遍兰襟。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好一句“月浅灯深,梦里云归”,那个时候的我,看不开,放不下,整个人深陷后悔和自我否定。这阙词我写了很多遍,写着写着笑笑也就又多放下了一点。

长大一岁,变要放下。和十年之久的好友坐在孤山西泠印社石阶上喝酒抽雪茄谈人生渡生日的时候,她又送了我一首诗,顾城的星星:

我看见一棵非常小的树
拼命的向天空生长
它拼命的树枝
戳穿了天空
露出了几缕天光
我们把那天光叫做星星

半醉半醒,半酣半场之中,星光下看到这首星星,再一次的感觉到了生的力量。放下过往,终可前行。

当然,继诗词之后,我们交流更多便是读书。她借给我的第一本书,是她刚买的Virginia Woolf的The Waves。还记着喝着茶喝着茶,她就掏出来这本书,说借给我读。早先在读书的时候就读过一点点VW的书,曾经还差点阴差阳错混迹在一个专门讲她大一的Seminar里面,然而这本The Waves我是决计没有读过的。也只可惜最近太忙,以至于这本书一直在我床头,浅浅的翻过数十页的痕迹,以一种缓慢的进度前进着。

第二本书,便是大名鼎鼎的Wittgenstein的Blue Book了,这次不单单是一本,而是一组。除了一本书,还有几篇简短的文章,生怕我读不懂亦或是一知半解,作为一个假书生,有这样的老师,也着实欣慰了。

第三本书,是昨天,一本The Art Of Loving外加一篇The Problem of Other Minds。读过那本Road Less Traveled的我自觉已经把Love这件事儿看的相对比之前的自己要透彻不少,然鹅即使自己看的再清,也总有想不通,总有困惑不已的时候。粗看了一眼目录,特别有意思,待我读完在来一述。

时间还长,日子还长,每天都可以这样静静的读读书,假王书生表示深感欣慰,当然更多的,是感激,感激这位奇女子还对我这愚笨无知的人的不弃呢。

师尚在,不弃,诗和书,待更……

Business Cycle

人生就像一个Business Cycle,有高潮,有低谷。

追梦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无论是MIT,还是女神,还是现在的Stanford。

也是,梦想如果实现了就不是梦想了吧。

前几天还在吐槽姑娘录了Harvard,给甩了他的男友一个重重的巴掌。

然后,今天就看到这个男人录了Stanford。。。这样我就已经目测自己悲剧了。

哎……虽然一直告诉自己要平常心平常心,可是真的就是Ben说的那样

“Cold Sweating……Frustration……,the hardest time”

我知道,人生路还有很长,昨天看了马云在达沃斯说的:

”我申请了10年Harvard,10年都悲剧了,那我就想着以后去教书好了”

虽然我知道,一切皆有可能,但是还是,免不了的那份伤悲。

五年前,五年后,亦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