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

舍不得让过往不舒服,不作了。

理所当然,舒服便好。

As we promised and wished.

昨日种种,皆成今我

看到知乎那个“24-26岁你在怎么样的状态“,又在翻到过往的聊天难过的像个傻逼,写了一堆过往,同发在这里留个纪念,省的哪儿天心情不好又把知乎答案删了。

昨日种种,皆成今我,从今往后,怎么收获,怎么栽。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每一年都在生日的时候写回顾的习惯,所以还算活得比较明白的。

12岁,04年,全校第一的我很早就考进了全省最好的初中,所以五年级过后就没怎么去上过学,由于很小数学天赋还不错,母亲很担心我的语文,就找了一位故人带我读书,那一年也适逢姐姐高考,也免去我在家叨扰。还记得当时读的第一本书张恨水的啼笑因缘,关于书中写了什么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反倒脑海中能记下的,却是一些卦象。说来也机缘巧合,那位故人早先是家人是清朝的王公贵族,所以家中侄女曾拜过名师学过些六壬占卜之术,当时看我年纪小又聪明,就一时兴起教了一些给我,后面又由于个中缘由没能学完,等长大了反倒心心念念,倒是当年背过的卦象记忆犹新。

12- 15岁,那时候全省初中奥赛都取消了,刚好赶上机器人竞赛兴起,从小就和电容电阻为伍的我自然而然玩了3年机器人足球,当时还是用的Lego RCX,红外传数据,也是那个时候有了一些算法和计算机的基础,顺手找了大学老师系统的学了Pascal和C。之后由于已经内招中考不是很上心,但也是机器人的奖得以让我进入我们高中而免去多交几万块。

16岁,那个时候年少轻狂,又总什么都想要,于是每天疲于奔波于各大竞赛研讨班。那时候高中竞赛还没取消,我校又是高考竞赛大校,自然风气浓厚一些。当时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就差生物没搞。也由于姐姐出国,美国经济危机,大学开始扩招,让我获得人生的另一条从来都没想过的路,出国读书。

17岁,在出国,高考,竞赛中选了出国。由于学校原因不得不谎称重病在家,脱产准备SAT和托福。当时我们那个三线小城,资源少之又少,一个人去北京上了新东方的SAT寒假班,GRE暑假班,结识了一众现在还有联系的小伙伴。之后又不舍竞赛,周六香港SAT刚结束,就乘了凌晨的飞机,赶周天的数学联赛。意外地运气爆棚,连做出来两个半大题,稳了奖,也阴差阳错拿了保送资格。

18岁,在备战SAT暑假三个月长胖的70斤,在之后申请季的三个月每日一遍又一遍的改文书和写文书的绝望中全部瘦没了,又在接连被ED Williams,梦校MIT RD拒了之后,整个人在家里绝望到心碎,唯一的事儿就是一遍又一遍的刷CUUS和当时还很火的人人,然后对别人的Offer一口一个膜拜。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一批混迹CUUS的天南地北的出国党们,让我再一次知道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18-22岁,在鸟不拉屎的美国大农村读大学,想着用一种最苦行僧式的磨炼让自己四年与世隔绝,潜心读书,洗涤身上的浮躁之气。然后,就真的如所求,一年里面九个月雪,什么六月飞雪见了好几次,在平均零下三十度冻得跟个傻逼一样读着书,开心地度过着大学生活。

22岁,用提前毕业结束了自己大学旅程,觉得自己人生过得跟赶集一样,又因为身边人清一色的削尖了脑袋往投行钻让我一度很迷茫,于是决定慢一点,停下来,想清楚自己要什么在向前走。于是每天就在Michigan湖边儿上,看日出,读书,中午四菜一汤,下午继续湖边看书,再晚一点去健身房,煎牛排,偶尔再配上点酒,就这么过了一年,也算想通了一些事儿。也是那个时候,和之前在CUUS上认识的朋友一拍即合做了现在的公司,所以每天夜里也是在忙一些和现在公司有关的事儿。

23岁,用一个人30天独自游欧洲结束了前一年的回顾人生 正式决定先做好一件事儿,就是回国把公司做好。告别了美国的姐姐,还有时任的女友,一张单程机票就回归祖国怀抱,当然还有正式工作前的一个半月的巴厘岛度假,也是在那里人生第一次体验了蘑菇,还学会了潜水。回国不久便和当时的女友分了手,又如同17岁那年运气爆棚般遇到了同样刚从英国回来的eex,便开始了一段长达15个月的恋情。

24岁,每天在爱情和事业中忙碌,公司发展的还算顺利,也和时任一度打算步入结婚殿堂,就在都觉得人生一切都还不错的时候,在过年从古巴玩完回国的机场被eex甩,整个人就如同心被掏空了般。爱情失意可工作还得继续,于是每天公司最后一个走,夜晚总一个人站在办公室窗边,望着公司楼下的马路,看着一辆又一辆开过的车,出神的回忆着过往的点点滴滴。然后就阴差阳错的知道了eex和别人在一起了,而那个别人是元旦和eex一起喝酒跨年的小哥。

不想把事情想得太坏,宁愿自欺欺人,在悔恨不甘无奈中赢来了自己25岁生日,也是在这天决定放下,爱上了一个微信加了两年却没说过几句话,两年后相见第一句话说的还是两年前那句的姑娘。紧接着就是一个愉快的夏天,其中还掺杂着eex的不停的闹腾。在身边人都以为我要开始异国恋的时候,在前任的要求下决定分手,为的只是不想我们的爱最终演变成例行公事的嘘寒问暖,不想让时差和距离把曾经的美好都磨灭光, 人生还长,时间还长,下个节点,还可以遇到。

于是我就在刚被七夕众虐完,前任不理,前前任拉黑的25岁中,敲下了这些文字,讲述着自己的过往,难过的像个傻逼……

七夕

不孤独的活着的好处,就是现实都会提醒你,今天是七夕。

本不想在这天说些什么,毕竟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过七夕。可做着推送的我,在办公桌前,读着读着逸然的文字,又经历这半年内接连眼看着心爱的人们转身离去而无能为力之后,感触至深,遂决定还是写点什么罢。

逸然说,不破不立,不祝有情人终成眷属了,祝有情人用尽全力爱。把生命放在不确定里,把世界上哪里也都走过把险全都冒过,而那些回忆,就让他们在塑造自己的历史里,沉默而永存。

那么多事情,刻骨铭心,哪儿那么容易忘。再加上触景生情,念物及人,纵不能如杜工部那样感时花溅泪,但也绝做不到苏东坡般也无风雨也无晴。

从和陈小姐一人一支玫瑰漫步在街头,再到和苏小姐吃炸的通黄的金吉鱼,又到和金小姐分手分别分隔两地,每一次七夕都不一样,我都无法想到,明年月亮历这天,又会是和一番光景,不禁有些期待。

过往无纠,只要一片诚心还在,何惧?

优柔寡断

前几天夜里,黄小姐突然微信说了句,都能看出来你是装的。乍听上去我真的是一头雾水,下一句解释我便恍然大悟,她说我觉得你还是没有放下来,你看你那条朋友圈……

我什么都没说,而是给她讲了一个故事。故事还没讲完,黄小姐就打断了我,说我不用再讲了。她说,第一,我知道这就是你的故事。第二,放在今天以前我还会同情下你,现在只有恭喜你。

我笑笑,什么也没回,便结束了这段对话。讲真,这一个月确实有点狗血,工作生活对半分,总的来说都源于自己的优柔寡断,让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曾经自己的无知和愚蠢,更让我知道了人生是多么的精彩有些事儿真的是活久见。

不过也都算过去了,至少面对操蛋的生活,我还可以和昨天一样,像只鸵鸟一样,一头扎进我深爱的她的胸脯里,被她紧紧的抱着,无论外界如何分崩离析,那一刻的踏实和心安,足矣。

只是自己真的不能再如此优柔寡断了,世间哪儿有那么多两宽啊……

缱绻

元微之说过,“留连时有恨,缱绻意难终”

也许时间越近,就越是emo。有时候希望时间可以走的快一点,一下子就跳到我们朝夕相处;有时候又希望时间可以慢慢走,每天可以多几十几百个小时可以和你在一起。

有些恨,有些慌,有些无奈,又有期许,又有信心,又有希望。

久长时,终不悔。

忍道

最近一直在跟自己过不去,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直以来真的都在跟自己过不去。比如工作上的很多事情其实说放就可以放掉了,做个差不多就行了,为什么要难为别人难为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再比如很多本来可以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的事情,还是要接下来,尽管被别人所不认同也要坚持去做好,这又是何必呢?

然而,每每很悔恨自己为什么在自己手上走过的事儿都要做到完美自己累死累活还不落好的时候,下一次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这样做,尽管又会把自己折腾个够呛累的半死,但看到自己还看得过去还算满意的东西的时候,也算是一种告慰了。

一直都很喜欢有工匠精神的人,一直以来的努力就是,不管多辛苦,但凡经过自己的手,一定要做到最好,尽最大可能做到最好,这也因此是我为什么很喜欢Jobs,很喜欢那群欧洲古老手工艺者们的一点最重要的原因吧,毕竟好东西是需要用心血打造出来的。

做事认真,倾尽全力,做人认真,推己及人。即使背负着很多,也算得上是对得起自己了吧。至于其他的种种,我便不去多想了吧。就像鸣人说的那样,这便是我的忍道吧。

闻香识女人

黄小姐在微信上问正在读《人间失格》的我,有没有闻过Diptyque的水中之影,而我刚好正读到良子被强奸的一段。

我说,我没。

她说,要想换一个性格,换个香水就好了。每个香水都是一个不同的Personality。

我说,闻香识女人么?

她说,yep。

我说,突然想到一个特别污的,曾经有一个朋友说,每一个姑娘的下体都有独特的味道,每个人都不一样,其实真正的闻香识女人便是如此吧。

她嗔了一句,你个变态。

我,笑而不语,继续拿起了书,读着太宰治。

奇女子给王书生的诗和书

人总是这样总想做一些挑战自己的事情,比如作为一个Tech Bro就总喜欢去附庸风雅的读读诗,写写字。包括在工作里也是一样,可能现在比起做Coding更喜欢写一些有的没的,这不写不出来Prom的发布了就来写写blog换换脑子好了。

最近遇到一位奇女子,在我深陷上一段和苏小姐尚未放下的情绪里的时候,她发了一阙纳兰词给我:

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
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结遍兰襟。
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好一句“月浅灯深,梦里云归”,那个时候的我,看不开,放不下,整个人深陷后悔和自我否定。这阙词我写了很多遍,写着写着笑笑也就又多放下了一点。

长大一岁,变要放下。和十年之久的好友坐在孤山西泠印社石阶上喝酒抽雪茄谈人生渡生日的时候,她又送了我一首诗,顾城的星星:

我看见一棵非常小的树
拼命的向天空生长
它拼命的树枝
戳穿了天空
露出了几缕天光
我们把那天光叫做星星

半醉半醒,半酣半场之中,星光下看到这首星星,再一次的感觉到了生的力量。放下过往,终可前行。

当然,继诗词之后,我们交流更多便是读书。她借给我的第一本书,是她刚买的Virginia Woolf的The Waves。还记着喝着茶喝着茶,她就掏出来这本书,说借给我读。早先在读书的时候就读过一点点VW的书,曾经还差点阴差阳错混迹在一个专门讲她大一的Seminar里面,然而这本The Waves我是决计没有读过的。也只可惜最近太忙,以至于这本书一直在我床头,浅浅的翻过数十页的痕迹,以一种缓慢的进度前进着。

第二本书,便是大名鼎鼎的Wittgenstein的Blue Book了,这次不单单是一本,而是一组。除了一本书,还有几篇简短的文章,生怕我读不懂亦或是一知半解,作为一个假书生,有这样的老师,也着实欣慰了。

第三本书,是昨天,一本The Art Of Loving外加一篇The Problem of Other Minds。读过那本Road Less Traveled的我自觉已经把Love这件事儿看的相对比之前的自己要透彻不少,然鹅即使自己看的再清,也总有想不通,总有困惑不已的时候。粗看了一眼目录,特别有意思,待我读完在来一述。

时间还长,日子还长,每天都可以这样静静的读读书,假王书生表示深感欣慰,当然更多的,是感激,感激这位奇女子还对我这愚笨无知的人的不弃呢。

师尚在,不弃,诗和书,待更……

Business Cycle

人生就像一个Business Cycle,有高潮,有低谷。

追梦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无论是MIT,还是女神,还是现在的Stanford。

也是,梦想如果实现了就不是梦想了吧。

前几天还在吐槽姑娘录了Harvard,给甩了他的男友一个重重的巴掌。

然后,今天就看到这个男人录了Stanford。。。这样我就已经目测自己悲剧了。

哎……虽然一直告诉自己要平常心平常心,可是真的就是Ben说的那样

“Cold Sweating……Frustration……,the hardest time”

我知道,人生路还有很长,昨天看了马云在达沃斯说的:

”我申请了10年Harvard,10年都悲剧了,那我就想着以后去教书好了”

虽然我知道,一切皆有可能,但是还是,免不了的那份伤悲。

五年前,五年后,亦曾相识……

拖延症

上升天平的缘故吧,性格里面拖延的成分太严重了。

索性就用blog来记录日常吧,刚好也能同时这样克服拖延症。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