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来自三年前的文章

在给一个朋友找PS的Sample,突然看到自己三年前写过的这篇试图用在PS文稿,勾起了一段尘封的记忆。写下这段话的时候,网易云出乎意料的给了我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也是,已经两年没有听过她的消息了,过年的问候就如同石沉大海一样,最后知道的她是在斯坦福医院里。也许她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十年,弹指一瞬,还记得她陪我在IBM大中华区总裁办公室见Jinzy,面试MIT。突然回首再看这篇文章,曾经的那些文字和她的话,突然特别有力量。

 

南柯一梦

 

七年之前,未曾想过有一天居然可以脚踩在美利坚的土地之上,一心一意追求自己的梦想。曾几何时,我一直以为,我会一辈子束缚在家的牢笼里,从小学,中学,乃至未来的大学,都不曾走出那个院子。生在大学之家,从小便被灌输要认真学习,长大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教授。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这辈子的梦想,便是从小被灌输的这样,不曾想象,我的生命中居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一切源于我和她的相遇。

我们的相识,是在一次计算机竞赛上,那是一个由Microsoft主持的比赛,我是参赛选手,而她,是和她评委父亲一起来的。在晚上的庆功宴上,她过来跟我说恭喜,就这样我们遍聊了起来,并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这遍是我们的初识。自那之后,一切变得顺利应当,却一发不可收拾。我们每日都要有一百封邮件的往来,无话不说,渐渐地,邮件变成了电话,又变成了见面,顺理成章,她便成了我的女友。

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在一起看书,在一起写程序,在一起做项目,在一起做研究。她从小便在国外生活,相比较从来没有走出过那个笼子的我来说,我总能从她口中听到外面世界的精彩。她告诉我了硅谷,告诉我了博雅教育,告诉我了出国留学,这些,我闻所未闻。久而久之,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她的感染,我也对她口中的那个世界产生了向往。

有一天, 她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我略带迟疑的回答道:“跟我爸爸一样当professor吧”

“这真的是你的梦想么?”她严肃的望着我,“用心问问你,你想去做什么”

“你给我一晚上时间好好想想,我明天告诉你”我回答道,“哦对了,那你呢?”

“我想去美国体验博雅教育,然后投身科技,开自己的公司,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她满怀憧憬的说着。

那一刻,不知为何,我的心,有了一丝丝躁动。一夜未眠,我回顾了我之前的十几年人生,在这个院子里出生,在这个院子里长大,平静的像一滩死水。而每每想到她说的外面世界的美好,就如同一颗颗石子,弄得一滩死水满是涟漪。我觉得,我应该为自己而活,我应该跟她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跟她一起去闯一闯,去开 公司,去改变世界。对,这才是我想做的。当我第二天告诉她我的回答的时候,她笑了。就这样,我们达成了一致,为了我们的梦想去奋斗。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我说服了我的父母,开始准备出国。而她,凭借着SAT2400和优秀的成绩,拿到了Wellesley的Offer。正当我们为她的offer庆祝的时候,她却晕倒了。急诊室外,我度过了人生最漫长的一夜,然后,一个近乎死亡式的宣判击碎了我仅存的一丝幻想,她得了白血病。我难以想象,对她一个心怀梦想的人,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更不敢去想,我们那遥不可及的梦想。

六月的SAT如期而至,我只能放下一切奔赴香港考试,而她,要转院到加拿大接受骨髓移植。也不知道老天是不是故意的,她的手术和我的考试,恰好是同一天。临行之前,我去向她道别。她面无血色的躺在无菌仓内,隔着玻璃,用尽力气跟我说“加油,我相信你,为了梦想,你一定可以的”。然而,万万没想到,那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她。

当我急匆匆在从考场出来,打开手机看到消息的那一刻,仿佛世界都陷入了黑暗。手术失败了,她还是没能挺过去。我记得那天的香港下着大雨,我一个人,在雨中紧紧的握着手机,哭成了泪人。我都不记得我是如何回到酒店,只是那一夜,我蜷缩在酒店的墙角,回想着我们的点点滴滴,一言一语。她的笑,她的努力,她的坚定,和她对未来的梦,一切都历历在目。我开始一点点的怀疑人生,怀疑我们的梦想,怀疑我们的约定。我陷入了沮丧。

然后到家不久,我收到了一封她署名的信,是在她手术前从加拿大寄出的。在信的结尾,她说:“如果不能和你一起完成梦想,那么,请带着我们的梦想努力,奋斗吧,我会永远看着并祝福你的。”只字片语,点醒梦中人。

所以,什么对我最重要? —— 梦想

四年前,在本科申请的时候,我写过一首关于梦想的诗,可是未曾有人知道,那首诗,是缅怀曾经让我拥有梦想的人。带着这份梦想,我毅然放弃了保送到中国最好的大学,只身来到这个她口中的国度,体验了博雅教育。带着这份梦想,毕业之后,我选择了创业,并且为了我们曾经憧憬的better world努力。我想,我会永远坚持着这份梦想,一步一个脚印,永远在路上。

这些年社交软件遇到的姑娘们

本来没怎么打算写这个系列的,只不过最近发生了太多精彩的人和事儿,决心还是把这个系列写一下,仔细想想好像也是挺好玩的。

留学圈本来就是一个小到要死的圈子,以至于发现自己很多的认识的人,甚至是好友,合伙人都是在网上认识的,确实,那么多有趣的人,单靠physically遇到真的太难了。

于是,便催生了诸如陌陌,Tinder,探探各种各样主打陌生人社交的产品。也使得我在一个人空虚寂寞的时候,可以抓个人来聊个天。再仔细想想,这些年也在这类社交软件商遇到了不少姑娘。有的见过了,有的没见过,有的想见却缘铿一面,有的压根就不想见,有的成了好朋友,有的成了女朋友,有的却消失在人海,还有的直接拉黑。

但不管过程如何结局如何,至少,我知道了关于她们的故事,索性就在此记下她们的故事吧。没准你也能在她们中找到自己,也没准,这些故事里有个就是你的。

Yachne

用这个姑娘做开头,或许也只因我昨夜匆匆见了一面的缘故吧,毕竟第一次见,居然是在永和大王,这并不多见。一个狂风凌冽的夜晚,在充斥这混乱的杭州站,一包烟,几句寒暄,外加两杯热豆浆,再加一两个小故事。

和Y姑娘认识,始于探探。标准网红脸,一身英国出国党的气质,照片的里面有着普遍英国党的贵气和爱玩的气息,少了美帝那种婊气和自由的气息。

つづく

To-Go List 那些要去还未去之地

本来干活干的好好的,突然看到了水灯节,然后后知后觉才发现又要错过了。突然想想,和苏小姐清迈的故事已经过去两年了呢,恍如隔日,时光飞快啊。

然后突然莫名其妙在知乎上看到格鲁吉亚,还有外高加索三国,特别心水,觉得还是写个list来keep一下这两年想去的地方吧,省的再出现水灯节的惨剧。

乞力马扎罗 – 2018.4

说好的25岁过完之前一定要把这货爬了,心中一直的梦,玩一个15天的Loop就好了,大的还是算了。

格鲁吉亚,亚美尼亚 – 2018.7 Aimed

突然看到了就特别心水,感觉又便宜又好,这个时间节点去应该也还行,先暂定如此吧。

清迈 – 2018.10

这个今年不能再错过了,8月份我就要开始订票了,希望那个时候可以有爱的人一同去。我们一起放水灯,伴着我知道的一些奇怪的咒法。

 

不能这么丧

再怎么样生活还得过,不能太丧。

来说点有趣的事儿吧。最近遇到了一个开法拉利的白富美,每天都在试图拉我一起吃鸡。然后,昨天我正在做腹肌撕裂,突然发来了一个比卡比卡丘的表情,一下子就被莫名戳到了萌点。不由得想起来数年前在和陈小姐打炮的时候陈小姐爬我耳边用她萌哭的声音说了句:“比卡,比卡丘~”

纵然生活充满回忆杀,可总还有些事情值得去相信,值得去期待。

In our bones

记得Against the Current在万代南梦宫的最后一首歌是便是这首In our bones,Chrissy在唱之前说,这是一首非常有力量的歌,一种从内来的力量。

九月初始就特别缺少力量,总觉得整个人有种被抽空了的感觉,像一个空壳,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少了之前那种来自于内心的引力。

突然好想找个山头,或者没人的小角落,怒吼上一两发,说不定会好很多。

孤独、敏感和自闭

六日假期,一个人,基本没怎么出过门。闭关,读书,思考。敏感的自己感知到了周遭的变化,比如被取消共享的文字,比如不见的关注,比如人心的变化。

有些事情也算想的清楚,有些人也算看的清楚,有些过往也算放得下来。钻回到心里的那个安全区,企图用不可一世的笑容掩埋经历的一切。

有时候真的非常羡慕那些被爱着的人,那些可以和身边的人产生羁绊的人,那些悲伤难过就会有人陪的人,而不会像现在的我一样一个人躲在被子里,企图缩起来,缩成一团。

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如同一个冲锋陷阵冲的太猛的战士,四顾相望没有战友,回首相望那个曾说什么都不会好了她在的人也跑走了,而前方来势汹汹的对手,还有周遭看似一同奋战但时不时想来给你捅一刀的盟军,真可怕。

明天,还有明天,希望自己可以像个孤独的勇士那样,站起来,扛世界。

舒服

舍不得让过往不舒服,不作了。

理所当然,舒服便好。

As we promised and wished.

撕裂

周三的夜里,心脏隐隐作痛,一个人早早离开嘈杂的纯K,在出租车上吹着风,又开始讨厌起自己。总希望自己的生活中也可以出现一个像Wendy Rhodes这样的人,把我一点点的撕裂,再拼回来。

而我现在能做到的,就是把自己一点点的撕裂,然后把那些过往,那些片段都丢掉。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记忆力特别好的人,可有些事实,却又不得不低头。

然后,周四就真的被撕裂了,不是被自己,而是被病魔。许久不发高烧,突然一下还是有些爽的,上一次还是一年多以前扁桃体化脓,那时候拿手电照照着看都喉咙都会被吓到。

一个人,窝缩在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的,却还觉得冷。想想身边,真的是,物是人非。恋人,朋友,走和留,辗转与反目。

还是要向前看。

就像梁博《男孩》里唱的那样:“所有遗憾的,都不是未来”。

Billions

在捷豹小姐的安利下,我刷完了原本给她下的Billions。其实仔细想想她也并没有安利,只是说她想看而已,最多也就在我忙成狗在做PPT的时候在我家沙发上津津乐道地看着。恩,打她。

不过港真,这部剧真的很精彩,很精彩。

一开始震撼我的,并不是针锋相对,而是Legacy。从Chuck,看到他爸爸,从Brooklyn High,到Yale,从小时候猎狼,到长大出口成章,分分钟引经据典,不得不服美帝,尤其是这种家族的家教,一种就算你再混有些东西都流传在你血液里需要你去继承下去的东西。当做是时间的沉淀也好,当做是一种传承也好,一点羡慕,一点服气。也正是由于此再一次让自己觉得自己读的书实在是不能更少了。

之后Axe的一个小细节打动了我,在Metallica演唱会上,面对小姑娘的勾搭,丝毫不为所动。”If there were two of me on the world, I will be right on you now. ” 曾经面对这一段,作为一个亿万富翁Axe,本可以为所欲为,但这种过人的自控力,以及忠诚,才是让他从一无所有走到今天的原因吧。当然,虽然最后的结局,不禁让我有些跌眼镜,也有些唏嘘,但也不得不让我重新思考了之前认定的,Cherish的很多事情,一瞬间真的觉得,Human is human。

剩下的,便是权力的流动,钱的流动,决策的流动。信息的解读,势力的权衡,落子无悔。没有正邪,没有善恶,一切都需要你自己去判断,你自己去平衡,这便是这部剧高的地方吧。

最后的一点想法,真羡慕那些读JD的人们,尤其是Harvard Law或者Yale Law这种。服。

Atavism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被撩拨的往回走,比如看到了喜马拉雅红盐就特别想吃Corn Beef Ribeye,比如看了别人票圈的胶片突然特别想玩胶片,再比如看了一小姑娘左右手分分钟115+环的时候就迫切的觉得要提升自己了,于是便有了……

为了吃牛排买了喜马拉雅红盐,印度的黑胡椒,又让麻麻从家里寄来了新的铸铁锅,还有终于找到一家Carry Corn Beef的商家,以及进口新鲜香料。

为了拍胶片,做了一番纠结之后买了FM3A,现在就在纠结是套机的45 2.8P还是28 2.8P + 50 1.2,估计不久之后就要时常奔波洗照片了。对,还打算要买6D2了,想了半天还是不叛变了,虽然说24-105的红圈已断。

为了射一发好箭,还是决定去买把自己的弓,上了Win&Win的黑金,日本射箭队的御用弓,定制了全皮的手套和护弓绳,开始更注重锻炼背脊和动作而不是一味的去追求环数了。

Atavism,真不知道自己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