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夫

子在川上曰:耗子的腰子多大个肾……

好了,不闹,时间过得是真他妈的快,以至于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比如,去年是2017年而不是2016年了,再比如我根本想不起来去年我到底干了什么,只觉得忙碌,能想起来的只有分手,恋爱,分手,恋爱,还有身边穿梭过的人们和大大小小的事儿……

而当你回头问我工作上去年做了什么的时候,每年一回头都会有这样的懵逼感。

时间如斯夫奔流,生活有时候乏味到了重复来,又重复去,重复到了你也不知道,今天是哪儿一天,哪儿一天你又做了什么。又或者事儿多到让你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某一年某一天的某一刻,做了什么。

年末的时候有袁小姐,面对即将离去的她,我也在临近年关给自己买了一本planner,记下每天要做的工作。更有心的袁小姐,送了我豆瓣日历,里面又送了一个小本,恰好能记录每天发生在我们俩之间的故事,这样便可以强行留下点什么吧…

面对如斯夫的不舍昼夜,也只能希望如此了。

满足

本来完全拒绝去看连爆米花电影都算不上的口水电影,结果抱着一颗好奇为什么一众人都哭成狗的心态,吃着开封菜的小龙虾卷看完了,第一反应就是,感谢哈士奇!

自从和袁小姐在一起,生活过的又安稳又满足,每天都有着自己的小确幸,有着想往又期待着下一天的相见,和18岁少女谈恋爱真的好棒(一连满足样

突然想到今天剧里,王梓叫孟云大叔,突然想到和袁小姐的辈分悖论,我比花季少女大了7岁,她妈也比我姐大了7岁,我娘亲和她外婆差不多大,迷……

不过,相比大叔,我还是更喜欢袁小姐叫我老禽兽……

南奥特亚罗瓦环游记

俯仰在蓝天白云之下,壮阔的南阿尔卑斯的山川河流尽收眼底的那刻,心下的那些纠结早就不再是纠结了。

大洋洲的土地,似乎从来就不在我想去国家的名单上,尽管自己的足迹已经出现在不少的土地上。也许是机缘巧合,当Sophie小姐问我要不要一起同游新西兰的时候,我似乎没怎么思考的便应允了下来,尽管那时我和她也仅有过一面之缘。定行程时候,也只顾着列出想去的地方,却不知是七日的疲于奔命,2000余公里的环岛公路游。

而这一路,我踩过新西兰最高峰的冰川,睡过世界上最陡的路,吃过湖边最孤独的树,驶过人生中最快的车。第一次在海边的帐篷听海浪声入睡,第一次泡着温泉仰望浩瀚的星空,第一次在绕城电车上吃喝,又第一次凭一己之力穿梭在新西兰壮阔的美景中。一遍遍的惊叹,又一遍遍的惊艳,每一秒都是大片,每一瞬又都感叹自然的伟大和自己的渺小。

8天的新西兰之行,走的是一个环形,也是我一贯旅行的风格。从悉尼飞基督城的飞机,到了基督城已是夜里,索性便住在了离机场最近的Sudima Hotel。运气极佳的我们被升到了行政房,应该是一幢新装修的楼,简约现代,这也促使我们决定7天后离开基督城前再次入住这家酒店。这次新西兰之旅的住宿,除了Airbnb海边帐篷一夜外,清一色在携程上定的,原因有二:第一新西兰B&B尤其多,以至于价格和酒店相差不大,甚至很多价格要高于酒店,又由于我们只有两个人,于是这次我们以酒店为主;第二对比各大订房网站,加上汇率和返现,莫名的携程每一家的价格都是最低的,自然而然就选择了携程。而租车也是同样的,在机场的以AVIS为主的大型主流租车公司车都贵,机场外的本土租车公司基本是他们的一半,自然我们便选了便宜的。又听从网上攻略的建议,天堂镇的路不好走以及新西兰的路出意外的可能性不低,我们选择了RAV4,并买了携程上的中国保险公司的全险,价格也还算公道。事实证明SUV在天堂镇那一段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而全险买了也就是图一个心安罢了。而电话卡,不喜欢心慌的我早早在淘宝上买了70块的2degree的卡,而Sophie则是到了机场在免税店买了25刀Vodafone的卡,一路下来只能说,真的差不多,有信号都有,没信号都没,在我看来真的没很大差。不过对于到了还没卡的朋友们,在机场免税店买还是便宜一点,出去就是29刀一张了。第二日一大早,吃了酒店边上的Coffee Club,我们便去租车公司取车,又顺道去了超市买足了水和零食,便正式开始了征途,背景也就交代至此。

Day 1:Christchruch -> Authur’s Pass 国家公园 -> Hokitaka

从基督城沿着73号公路开,便可以横穿过Authur’s Pass国家公园,从新西兰的最东边一口气穿到最西边,而连接着73号公路的,便是新西兰最著名也是风光最好的6号高速。车驶出基督城不久后,便进入了另一番世界,伴随着的,是一路没有一点的信号。沿着73号公路开,可以看到南岛壮阔的山川,两侧的嶙峋怪石,和牛羊,俨然就是一副荒野大片,伴随着的还有乌压压的黑云和稀稀落落的雨滴。小车行驶在跨越山间的高架桥上,雨时下时停,耀眼的阳光穿越厚厚的云层洒落在公路上,每一眼都让我由心底发出了赞叹。

一路上有很多可以停下来的View Point,走走停停,又总忍不住想拍。晃悠着就穿过了Authur’s Pass,期间还走了一些登高的小路,一番功夫后来到了Hokitaka小镇,也已是傍晚。小镇不大,Airbnb的住家也完全不难找,这是一个我精心挑选的在一家人家后院和海滩中间支的帐篷。帐篷大到可以摆下一整张双人床,还有冰箱,取暖器一应俱全,帐篷外是房东搭的厕所也浴室,整个布局不能更棒。女房东是生在犹他州的美国人,而男主人则是新西兰当地人,两人结婚后两年前在小镇住了下来,都是小镇学校里的老师。听惯了新西兰口音的英文,突然听到纯正的美音,亲切感油然而生。

镇上吃完饭,在海边看了一些镇上的地标,便回到房东后院的海滩,在海边便随着跃动的落日,踩在冰凉的海水打湿的满是泡沫的沙滩上,悠闲舒适的迎接着黑夜的到来。由于身处南半球,又是夏天,天完全黑下来已经是10点钟的事情了,这也使得我们后面每一天都多了很久的时间玩耍。

由于下雨,又临近海边,夜里并没有白昼间温度宜人,甚至还有些寒冷。帐篷里开了取暖器温度还好,回复了一些公司的消息后合伙人突然说一个同事要离职的事儿,弄得我抱着一床被子就冲出了帐篷,裹着被子在帐篷外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试图力挽狂澜,然鹅事与愿违,挂了电话的我在寒冷的夜里有些失落地思考着人生。猛地一抬头,漫天繁星,不禁望出了神。浩瀚星空下,脑中心中的烦恼一瞬间就全放下了,渺小的我在这浩瀚星空下,那些烦恼又是什么呢?伴随着滚滚海浪声,在璀璨的星空下,略有疲倦的我也进入了梦乡…

 

Day 2: Hokitaka -> Franz Josef Glacier(Fox Glacier) -> Wanaka

第二日起来,和房东稍作寒暄,洗漱完毕后,就沿着6号公路进发。同样也来到了新西兰著名的Franz Josef冰川。到了小镇,定了上冰川的直升机,便随着轰鸣声,映入眼帘的是这辈子都难忘的壮阔。山峰的最高处被白色覆盖着,一开始还有一点石色,而再往上,白雪间泛着冰川的浅蓝,浅蓝间又夹杂着奶白。而最上层的冰川,也许是太冷,冻得有些开裂,随着高山的地势绵延下去,往下化成了河,化成了湖,最终在层层叠叠的山间流向浩瀚的大海。而我们的直升机,再着波澜壮阔的白色山巅间,早就缩成一个点。

环游一圈后,直升机停在了一片宽广平整的冰川之上,走下飞机那一刻,穿着短裤的我,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脱掉鞋,光脚踩在冰渣子里,望着一圈壮阔的雪峰,再着新西兰的最高峰,一切是那么地冰冷又真实。一顿乱拍之后,坐上直升机,再次环顾整个冰川,便结束了长达30分钟的新西兰两大冰川之旅。

回到小镇已经四点多了,趁着有点网赶快回复了几百条工作上的消息后,再次奔上了开往Wanaka湖的路,而到了Wanaka,已是夜里,早已没了什么吃的,开的只剩下Subway和酒吧。于是我们两个人决定在酒吧啃Subway,当地小镇的特调和红酒也是出乎意料的好喝,抚慰了我们没吃到好吃的忧伤。

 

Day 3: Wanaka -> Arrow Town -> Queenstown -> Glenorchy -> Paradise -> Queenstown

早起醒来拉开窗帘,靓丽的Wanaka湖一下子就映入眼帘,湖边的Edgewater Hotel果然是名不虚传。镇上吃过早饭后,去Wanaka湖边看著名的孤独的树 That Wanaka Tree。说是孤独的树,实际上就是一棵在湖里得树,也许是由于只有这么一棵,就显得格外的孤独。而我在这里也拍下许多搞怪的照片,比如吃树,甚至一度想走到湖中爬到树上去。还好Sophie小姐极力阻拦,我才打消了跨湖爬树的念头。

看完湖和树,我们来到了另一个著名的景点,迷惑世界。迷惑世界由两部分组成,迷宫和迷惑房间。迷宫就是四个角有四个塔楼,红黄蓝绿。难一点的是你需要按照一个顺序分别走到每一个塔楼,而简单一点的就是你以任何顺序走遍四个塔楼就好了。说难也不难,由于一开始的错误,以及没有太多时间,我们便选择了简单一点的,约莫20分钟左右边完成了。

而接下来的迷惑房间,一开始是一些视觉迷惑的画,就是在不同角度会显现不同的图像,接下来是一个约莫25度倾斜的房间,还有一些会给你带来明显视觉差异的艺术作品等。

看过之后,走出迷惑世界,气不过的我决定把无人机飞起来,从天空中破解了迷宫,造福后人。

从Wanaka到Queenstown的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路上我们还路过了著名的箭镇。作为淘金热而出名的箭镇,曾经有着5000多名华工,也因此有了中国人聚集点,也许也是由于此特别受到中国旅游团的青睐。镇中心在小山上,一排商店,小小的镇子倒是出乎意料的美。稍作休息之后,我们朝着Queenstown进发。

到了南岛最著名的旅游大“市”Queenstown不到6点,我们当即决定不做停留,一路朝着魔戒取景圣地Glenorchy和有着人间天堂之称的Paradise进发。沿着湖边蜿蜒的盘山公路开,如果说以前的每一秒都是大片的话,那这一路的每一秒,就都是超级大片,也不愧是有着人间仙境新西兰之称的最美的部分。盘山沿湖的道路尽头,便是魔戒三部曲和霍比特人大量取景的Glenorchy,而穿过Glenorchy在去往Paradise的路上,便没有平整的公路,而是一条土路。一脚油门开过,车屁股后面扬起的尘土,伴着路旁的树和牛羊,映着略微有点意思的夕阳,甚是美妙。我们开到土路的尽头,是条干涸的河流,也许是新西兰的枯水期,一路上几近干涸的河道倒是看过不少。在天堂镇的尽头,拍了照片,又飞了无人机,看着天色不早了,我们便打道回府。也许是看美景太过兴奋,以至于我不小心把自己的充电宝遗忘在了天堂镇,给本来细致的我带来了一丝不快。

回到皇后镇,我们选择了一家看着非常棒的Fine Dining,一路上追羊追不上,有没怎么吃好的我们,终于吃了一顿好的。不得不说,毕竟是旅游大镇,吃的好到跟一路上那些小地方完全不能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酒足饭饱,漫步在小镇的夜里,也许由于是周五,路上多了很多夜蒲的年轻人,也不由得给小镇带来了许多活力。而我们住的皇冠假日,就在湖边和赌场的对面,游览了一阵便回到酒店休息。

 

Day 4: Queenstown -> Te Anau -> Dunetin

早上在Queenstown稍作游玩,放弃了跳伞蹦极的我,决定去吃一发镇上最有名的Ferg Burger来不给自己留遗憾。不得不说,有名的汉堡店门口早就排起了长龙。

买了汉堡的我决定到美丽的湖边,望着湛蓝的湖水,饕餮掉这独有的美味。伴着湖上1912年的TSS号船的汽笛声,我们顺手沿着湖边走了走,又飞了一发无人机。

离开Queenstown,我们便向峡湾国家公园进发,不过时间有限的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前往Milford Sound,只在峡湾国家公园的边缘处稍作停留,便再一次的横穿南岛向Dunetin进发。

到了Dunetin,我们便去早已看好,有着比肩米其林的餐厅 。然而天不遂人缘,由于这周是新西兰的Graduation Week,小镇比较好的参观早已被悉数定掉,吃不到Fine Dining又饥饿难耐的我们只好去隔壁的韩国日本混合餐厅打发晚餐。而夜里我们住在非常市中心又很不错的Victoria Hotel。

Day 5: Dunetin -> Katiki Point -> Oamaru -> Twizel -> Tekapo -> Twizel

第二天早上起来,便是常规的Dunetin市区游览。作为新西兰曾经的首都,Dunetin算是南岛第二大的城市了。城市的中心是一个八角广场,有着雄伟的市政大厅和教堂。我们先去了离我们非常近的Dunetin火车站,顺道参观了就在隔壁的吉百利巧克力的总部,看到了各种巧克力的制作过程。然后在八角广场稍作参观后,向世界上最陡的路Baldwin Street进发。

不得不说,最陡的路却是难爬,躺在上面都不由得有种要滑下去的趋势。一番挣扎后,我们便一路北上,沿着东岸海边的路朝Katiki灯塔进发。由于新西兰一路都没有怎么吃海鲜,而这一路又是沿海,开出Dunetin不久就来到了之前酒店小哥推荐的一个小渔村的餐厅 。虽然村子不大,但这家小店确实尤其的出名,每天早上自家打来新鲜的鱼,还有好喝到炸的海鲜汤,再一次弥补了我没吃到Dunetin那家餐厅的遗憾。

吃过海鲜,便来到了灯塔。本以为是看灯塔的我们才知道,这里是海鸥和海豹的保护区,成群的海鸥和海豹栖息在海边的岩石上,近在咫尺。看过海豹后,穿过了蒸汽小镇Oamaru,我们一路进发到Tekapo湖边的Twizel。由于观星小镇Tekapo实在是太过火爆,酒店都被定掉的我们只能订到了40分钟车程开外的Twizel。好在酒店还是不错的,酒店门口我们看到了泡温泉观星的Tour,电话询问下还有位子,便定了晚上11点Tekapo小镇的温泉观星之旅,而且还是中文讲解,也是很震惊。

由于Tekapo附近都是冰川湖,以至于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三文鱼的养殖,自然而然晚饭便是好吃的镇上产的三文鱼Pizza,还喝了醇厚的Chocolate Milk啤酒。饭后稍作休息,便赶着夕阳开往Tekapo开始振奋人心的温泉观星之旅。中文团只有我们两人,而讲解的小姑娘,是一个拿了新西兰一年的旅行工作签证来自大连的小姑娘,据她说也是因为喜欢星空,便在Tekapo小镇住下了。

Day 6: Twizel -> Tekapo -> Christchurch -> Lyttelton -> Christchurch

看完星空,又去牧羊人教堂前长曝了很久的我,终于在夜里两点半驱车一路150的狂奔回Twizel,会去一路的死兔子,基本上没500米就能看到一只,死在路边,而且有时候还是一家,真的让我想到那句,兔兔那么可爱……而神乎其技的是,第二天早上,却又一路上一只死兔子都没,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早起退房,驱车去了Tekapo湖边吃了三文鱼,又在牧羊人教堂前盘桓和许久,拍了拍照,吃了著名的日料,开始驱车赶往基督城。一路上的风景又是另一番风味,但越临近基督城,车就越发的多了起来。到了基督城看着时间还早,顺道去隔壁的Lyttelton晃了一圈之后,在市区停下了。本打算去吃著名的Tramway,结果发现到的时候电车开走,也只能作罢。随即打开了大众点评,推荐的O.G.B由于人满可以只能作罢,最后来到摄政街的Twenty Seven Steps,结束了一天的旅程。

Day 7: Christchurch

最后一天,疲于奔命的我也如送了的弦般,少了很多力气。早上还了车的我,只能依靠公共交通完成最后一天的基督城市区的游玩,不过在还车的时候,居然出奇的遇到了一位Babson 99年的校友,也是神奇的不行。酒店旁边的公交车,4刀就把我从机场带到了市中心的Central Station。可以明显的看出,2011的浅表大地震,对于基督城可是致命的影响。市中心地标性的大教堂,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周围的房屋,重建的重建,荒废的荒废,整个市中心,丝毫没有一点点市中心应有的繁华。而纪念地震的艺术性雕塑却散落在市中心的各处,著名的185把椅子,蓝色的雕塑,每一个都记录了基督城人民对于大地震的痛,和未来重建的信心。而接下来,游玩了一圈皇家植物园后,又走回了市中心,在O.G.B喝了一杯吃了点小食压压肚子后,满怀期待的奔向新西兰最后一顿晚饭,著名的Tramway Restaurant。这是一个在有轨电车上的Fine Dining,电车环绕着基督城的中心,吃着美味的食物,再次游览整个基督城,也算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而剩下的夜里,就是packing和第二早凌晨飞机的离开,至此新西兰南岛的8日旅途也画上了句号。正如自己在这篇游记一开始所说,徜徉在波澜壮阔的美景和星空下,之前的心中那些纠结,早已不算什么了,而更多的,是对自然的伟大的感叹和对自己的渺小认知。

欺负

长途旅行归来,堆积如山的工作早已压得喘不过气,连生活这时候也要趁机欺负上你一下:

早上一上班前女友发现来公司,一墙之隔,我却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心中五味陈杂可还要强颜欢笑,装的跟没事儿发生一样…

饿着肚子等迷路外卖小哥,顺手把照片导到电脑里,却一不小心翻到了和前前女友古巴最后的照片:FAC Logo前,凑在一起的两个人,又有谁会知在这之后两人却是这般田地…

蹲马桶刷Ins,发现大学好友结婚修成正果,晒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妹子和安稳的人生,而此时此刻的我,一脸迷茫甚至都不知道人生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公司该怎么做好,就在这时还收到现女友身陷相亲局吐槽的微信,一刹那间觉得自己无能至极却又不得不强撑…

新西兰一路上,比我大很多的Sophie姐姐一直在惊叹,我为何可以脾气如此好,对人如此好,不仅是女友,连被完全不相干的人欺负,都可以笑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又一直在教导我,这样是会被欺负的,不能这样,以至于耳濡目染到我今天真的有一刹那间感觉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欺负我。

转念一想,又如何呢?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不觉欺负,这些所谓的欺负,便不是欺负罢…

在泰山顶被冻成傻逼时,我在想些什么

对,我说走就走地爬了泰山。
对,我在泰山顶被冻成了傻逼。

最先冒出来的念头是,我他妈在干吗。我为什么要爬泰山,又为什么要来看日出。明明好像没有很好看,而且我对爬山和日出月没有很感冒,明明我更爱睡觉才对,啊……喜来登那舒服的床啊……而且过去48个小时我才只睡了4个小时啊,过去的一周也累得要死啊……我这么作死又是为了什么啊……

啊……一件军大衣是抵挡不住泰山山顶的妖风的,尤其是当你还要站在寒风里一动不动的等待太阳的出现,早知道就应该一口气搞两件,一件穿着,另一件包住头……啊……为什么风这么大,泰山的这么他妈的冷啊……

所以我这一波说走就走,爬了通宵是又是为了什么呢?看一眼初升的太阳?证明一下年少轻狂,自己能行?又或是发一条朋友圈装个逼,骗一堆赞?又或是自我满足,自我标榜,打卡,从而以后多一点吹逼的谈资?可看了日出又能如何呢,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啊……

站在寒风中的自己,瞬间迷失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这种迷失和自我疑问渐渐的开始蔓延到日出之外……做公司到如今有些进退两难到底又如何是好?爱情,婚姻,家庭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时间再走,压力在变大,自己又到底要在哪儿定居,接下来的人生又如何去走呢?

正当我要沉沦在自我怀疑的漩涡的时候,突然人群开始沸腾了……远远望去泛着粉红的东方,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彤红的角,闪耀着七彩的光芒,跳动着,充满生命力,和暖意。瞬间,心中的那些疑问,仿佛都不是事儿了一般,被轮充满生命力的红日照耀地烟消云散,也正是因为这轮红日,让我觉得这一切又是那么地有意义。

而正当我在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在飞往澳洲的飞机上,舷窗外太阳跃动着窜出了云层……

四人食

一到周末整个人就倦怠地不行,兀自的睡了一下午。傍晚起和梨小姐去觅食,吃了一家新店,串串。和梨小姐站在门口抽烟等位,看到店门口写着:“两人同行8.8折,三人7.8折,四人及以上6.8折。”

一手拿着利群我,望着梨小姐笑着说,那我们有四个人了,还是个双胞胎呢。聪明的梨小姐莞尔一笑,说那就这么说罢。于是我们便大步流星落座饕餮。

买单的是个年轻的小哥,拿了两人8.8折的单子来,我说,我们四个人。小哥楞了一下,然后梨小姐机敏地摸了下肚子,小哥便深信不疑的转身去前台准备重开票,我则瞬间乐成了一团,忙把小哥叫住,付了钱。

酒足饭饱地四人食后,和梨小姐走在武林夜市,看到了一条大号的粉红色狗尾巴草,心下喜欢的不行,忙买来送给梨小姐,她啐道:人家都送玫瑰,你倒好,送根草。

我笑了笑,又握紧她的手,任凭那粉红色的狗尾巴草在12月初略带寒意的风中摇曳。

说走就走,一路向北

上周四夜里三点半,常年晚睡的我刚刚有了些倦意正要睡去,相识十年的好友啊柏突然一个电话飚来,说,刚落地杭州,最近忙成狗趁周末年轻疯狂一发,于是明天开完会打算开车回北京,问我要不要说走就走来一发。

然后过了10分钟,还在北京的航爷倒是先上车了。于是,周五夜里下了班,就见到了半年未见的啊柏和一年多未见的航爷。

说来也巧,上一次见啊柏,还是我生日前一天,下班和金小姐一起去吃了天天旺,夜里又在孤山和他喝了酒,吹了西湖夏天清凉的风,第二日便和金小姐在一起了。而这次相见,我又如上次一样,而他也找到了他的归属。倒是航爷,除了变胖了,胖到我都不敢认外,依旧没什么变化,沉迷于大保健无法自拔。

于是,这段旅程的一开始,便是我跟啊柏在酒店洗浴门口等待在楼上花了1400块嫖的航爷。由于出发已是夜里,第一站自然只能选不是太远又在京沪高速上还相对城市的地方,挑来挑去在扬州和镇江中选了镇江。

第二日早起,久闻镇江锅盖面和肴肉一绝,便在点评上找了一家叫做“兴红”的小店,饕餮了一发。酒足饭饱,既然已经到了镇江,那不去隔壁的扬州看看,实在说不过去。车里又是三个对日漫略微痴迷的人,去的地方自然不是大多数人必去的瘦西湖,而是去了五亭龙国际毛绒玩具城,以及塞了一后备箱的毛绒玩具。

一切停当之后,正当我们准备上路继续向北前行的时候,车里的音响想起了“海哭的声音”,于是说走就走的我们,决定去看海,自然可去的,便是连云港。本想着能在连云港听海声观日落,结果纵使一路狂飙,最终也没更看到日落最后的余晖。生气的我们在漆黑的海边,望着渔民们的渔船,对着海一人尿了一泡,也算是抒发了一路奔波却没看到日落的怨气。

抒发了怨气,肚子自然也饿了,可在一个连本地人都在贴吧抱怨被宰的沿海城市的度假区,我们走进了一家只有四张桌子,其中一家还是麻将桌的家庭式小餐馆,里面还坐满了唠家长里短的本地村民,隔壁是一个小的海鲜店,而马路对面的海边,还停着渔船和夜里归来的渔夫,担子里的虾还似有生机的在跳。辣炒花蛤,鱼饼粉丝汤,西葫芦贝肉,各个都是家常菜,又充满着海边和本地的味道。

没看到日落,那还有日出,而恰好一路向北的路上,泰山的云海日出,自然是绝佳之选。既然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匆匆吃完我们就再一次上路了,当然在回到高速前,我们又去了市区的沙滩走了走,还飙了一段没有红绿灯,没有限速,没有摄像头,没有人的康庄大道,最后连接着一个小坡我们全车人都近乎飞起,而接下来就是身后躺着航爷的无数句woc。

在临近午夜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五岳之一的泰山脚下泰安市,航爷在喜来登住下后,就丝毫再没有动的意思。而剩下的,就只有我和啊柏去夜爬泰山了。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杜工部眼中东岳泰山,由山底红门,山中中天门,山顶南天门和玉皇顶这1545米攀爬的线路贯穿。当然想省力的也可做车直接到中天门,只不过虽然名义上是旺季也收着旺季的门票,但凌晨夜里的班车早已没有。于是,通宵爬山成了去观泰山日出奇景的唯一途径。那也只能说走就走,10块租金10块押金的军大衣,再加上一个手电筒,一杯热奶茶,兜儿里揣瓶咖啡,就这样,我们开始登泰山了。

大约过了不到不到两个小时,我们终于一路攀爬,来到了中天门,而脚刚踏上中天门的一瞬间,一股妖风吹来,我和啊柏冷的只能躲进山中餐馆。那避风自然是要消费的,在听到一杯牛奶要20块的时候,我们俩摸摸的选择share了一碗20块热腾腾的牛肉面,还有一个山东著名的葱卷大饼,也借由此回复了不少体力。

稍作歇息之后,我们便向南天门发起了冲击,当然前面阻挡我们的,还有著名的18盘。相传皇帝拜泰山,要拜18次,歇18次,故因此得名。可,单就这1630余节台阶,休息可远不止18次,也许是因为小伙伴体力欠佳,反倒我爬过中天门后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基本越爬约high,这一爬又是3个小时过去了,而啊柏几乎是全凭一口气爬到了南天门。

正当我们跨进南天门,那股妖风再一次的刮了起来,这一下即使有军大衣护体的我也冻得够呛。而更大的晴天霹雳是,从南天门到玉皇顶还有20分钟的路程,也就意味着,我们还要再寒风中,筋疲力尽中再爬20分钟的山。也许是由于太冷了,我都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爬到玉皇顶看到了徐志摩笔下那一方的异彩,那揭去了满天的睡意,唤醒了四隅的明霞,那有着四大奇观之称的泰山日出。

有人说泰山日出可以看到佛光,也因此久负盛名;徐志摩说这是指向东方的手;而我,满脑子,满身的每个细胞,都只有想法,就是,这真他妈的冷,而天边,才微微泛黄。

约莫盯着启明星的方向过了许久,终于有一个红色的小尖,从一片云海模糊中,冒了出来,又一点点地在上窜。

霞采变幻,普彻四方八隅,不一会儿,就窜出了云海。而此时日观峰上的我,早已四肢被冻得渐渐失去了直觉,但仍然觉得,眼前的一切,美爆了。

说走就走,一路向北,这一波,不亏。

缘,妙不可言

人生的有些际遇,难捉摸,难想象,就像,突然看了一集《瞎看什么》,就看到了这句,缘,妙不可言。

昨天姐姐说梦到我小时候了,粉嘟嘟的可可爱了,我怒发了她很多我小时候的照片,突然有些怀念。夜里给金小姐写了一封她应该收不到的手书,结尾的知名不具,也算含着一丝慰藉吧。

决定放下一些人和事儿了,然后刚说完,窗外就下起了大雨。又做了一些决定,平静而又美好,顺着时间和命运走下去,看运气了。

到头来还是那句,缘,妙不可言!

雨下

也许这不是我最后一次提及苏小姐,亦或是金小姐,但我想,终于算是可以放下去前行了。就在我半醉半醒发了票圈之际,窗外应景的下起了大雨。

一口气删掉了所有的陌生人社交软件,也再一次的决定去相信一次,也真应了那句欺我千百遍待你如初见。

也对,生活总是充满着太多不期而遇,和意外之喜。

也因此,数日之前决定拍一个“一卷”的计划,一卷胶卷,一个人,记录一些生活,和回忆罢。

用最少的Effort,装最好的逼

这本来是一篇九月份有一天洗澡的时候一闪而过的想法,结果发现一个月过去了自己也没有开始写。作为一个拖延癌晚期,事儿多到都不知道去做哪儿一件好的时候,随手抓一件来做,那就顺手把这篇写掉吧。

作为一个太阳双子,上升天秤的我,很感激性格给了我天生对于这个世界那无尽的好奇心,也与此同时,对于太多事情的浅尝和缺乏专一性却又让我对自己讨厌至极。但也不知道是国内的人太过浅尝辄止还是真正专精的人太少的缘故,跟我见过聊过的人中,很多人都会因为我什么话题都可以聊而感叹,曾几何时我还因此时时会小尾巴翘上天。然而只有自己心里知道,自己有多虚,那些我看似可以夸夸其谈的领域和知识,也只不过是恰好我知道又有一些稍微深入的了解,再加上对于这个领域框架的熟悉,给人一种我对这个领域了解很多的错觉。

这就如同我刚入校的时候,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在一次喝多的夜里,告诉了我他这么多年保持满绩趴体却从不落的诀窍:其实上课教授那么多的Reading根本没必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读,只需要看个大概,然后在仔细的准备其中的一个观点,加上相对深入的读和想,等到在课堂上讨论的时候,对于这个观点使劲的说,这样不仅全班同学,就连教授都会觉得你读的有很认真的在读书,一下子也就被教授记住,也就脱颖而出了。

换句话说,就是用最少的effort,却装了一个大逼。不需要对整个领域有着深入的了解,只需要对于框架足够的熟悉,又对于某一个细分领域相对比其他人更加了解,就可以一下子让绝大多数人觉得你及其牛逼了。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嘛?还记得有个伟大的人叫盖茨比嘛?

表哥看一眼衣着就能拆穿盖茨比的谎言,那同样,稍微懂行的人再一问,纸糊的逼就戳破了。旁门左道虽多,但大多都是自欺欺人,踏踏实实,找到自己喜欢的,深入研究,又不失兴趣,才是最好的。有时候,贪多,嚼不烂,看着胖,都是虚胖。

就如同那句被说烂的话,好看的皮囊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而在我看来,有趣的灵魂不少,但有趣又对真爱而专精的人,是真的少。

其实这篇文章写到头,实在讽刺自己,鞭策自己罢了。